设置

关灯

御宅书屋备用网站无广告

第一章

    东汉末年,皇帝昏庸,天灾不断,饿殍遍野民不聊生。

    就在这个战乱时代即将开启的节点,甘肃临洮县的一位豆蔻少女,貂蝉,被神明选中赋予了天启。

    神明将未来一百年的历史发展进程全部传到了貂蝉脑中,并说,她这一生有两条路可以走,一是叁年之后委身于吕布董卓,引子弑父,而后嫁给吕布为妾;二是嫖尽乱世群雄,最终成为一代女帝。

    “哦,那我肯定选后者啊,做妾哪有做皇帝香。”貂蝉睁着眼平躺在床榻上,声音不带一丝犹疑。

    神明很满意这个回答,在她脑海中回响的空灵声线不由带上几分雀跃:“好极了嘛!那你赶紧收拾收拾出发去洛阳,黄巾起义已经开始了,快去撒网吧!”

    于是乎,次日清晨,貂蝉便辞别父母,以进城找活为由踏上了成为海王...啊不是...女帝之路!

    *

    途经邺城的时候,赶往皇都的驴车被成群结队的天平道信徒堵在了城门口。那群人像是疯了一般奋不顾身地朝城里挤,叫喊呵斥不断,脚下遭到反复踩踏的伤者繁不可数。

    眼见驴车将翻,貂蝉慌忙从上面跳下来,顺着人潮往城中走去。

    夏季炎热潮湿,在烈日下暴晒已久的人们早就闷出了满身大汗。貂蝉捏着鼻子,快被四周的人膻味熏晕了。恍惚间一个不留神,她被旁边人撞倒在地上,眼见着就要被后面的行人踏入脚下。

    就在这时,一只带着凉意的手突然抓紧她的手腕,随后向上一?,将她整个人拽进了一片带着清新竹香的胸膛之中。

    “你没事吧?”

    清悦的声线在耳畔响起,貂蝉愣愣抬头,猝不及防地撞进一双极为漂亮的眼眸里。

    视线相接,少年忍不住红了脸颊。他仓促松开怀抱,讷讷地摸了摸鼻尖:“冒犯了,抱...抱歉。”

    “谈何冒犯,貂蝉还要多谢——啊!”

    话还没说完,身后又遭冲撞,这对羞怯拘谨的少年少女便再次抱到了一起。

    貂蝉弱弱地呻吟一声,再抬起眼眸时已带上哭腔:“唔...脚崴了。”

    似是为了证实这话的真实性,她攥着对方坚实的手臂想要起身,却又趔趄一下倒了回去。胸前刚刚发育的小笼包紧紧贴在少年身上,被挤压得变了形,她却好似不曾发现,只是抬着盈盈水眸望向对方,无声诉说着委屈。

    覆在那细软腰肢上的大手紧了紧,少年打横抱起她,又向四周暗卫使了个眼色,便快步往街角的暗巷走去。

    “我叫张梁,府宅就在这附近。貂蝉姑娘既然受伤了,就先去我那里将养一下吧。”

    没等人拒绝,他已经抱着对方踏上了停在巷尾的轿子,虽然言谈之间依旧彬彬有礼,但那眼神怎么看怎么像瞅见肉包子的村口大黄。

    轿子晃晃悠悠朝张府行进,张梁有意无意地朝貂蝉套话。在得知她欲往洛阳寻差事后,少年乐得咧嘴露出了一排小白牙:“可巧了,我与两个哥哥过几天也要前往洛阳。不如貂蝉姑娘和我们一同去吧,如此一来路上还能有个照应,不至于发生今日这种状况。”

    “那就多谢张公子了。”少女微微施了个礼,笑得像朵盛放的白芍药,纯净清绝。

    背捆行囊,服饰特别,一看就是异乡人的她看上去只有十叁四岁年纪,又这般貌美,张梁想不通这姑娘的家人是如何舍得放其独自一人在外漂泊,难道就不怕她被歹人掳了去吗?

    若是貂蝉家人能听见他的心声,或许会好心地做个解答:我们只当她是去临镇找活儿做,谁知道能跑这么远啊!

    动机和歹人没两样的张梁放轻了呼吸,耳垂也泛起不自然的红:“叫我伯梁便好。”

    到了张府,在家丁们惊异的注视下,张梁抱着人一路走进客用厢房。将她放到床塌上,少年松开手便要转身,却被她扯着袖口止住了去势:“你要走了?”

    “  我去给你拿活血化淤的药膏。”

    他的声音若有若无带着一丝缱绻,说完之后还抬手捏了捏她的掌心。

    这一下可谓出格,但不知少女是懵懂无知还是刻意纵容,竟半点不躲闪,还弯着好看的眸子朝他回了个笑。

    张梁抑制着心中澎湃快速奔出房门,又拿着一个药瓶跑回来,还反手关上了门。

    烛台未燃,门缝合上的房间顿时暗了好几个度。

    气氛渐渐变得不再正常,张梁一步步靠近,脚步每一下都踩在了她的心跳上。

    “我...帮你上药。  ”

    少年的声音哑得不像样,他半跪到床前,嗅了一鼻子胜过无数名贵熏料的女儿香。

    “啊...伯梁...伤在脚踝,不在腿根...  ”她敏感地颤栗了一下,素手欲拒还迎地推搡着。

    张梁迎着阻力又贴近几分,只觉被她触碰到的位置都染上了沁入骨髓的痒。

    在那腿间的肉缝处狠狠抹了两把,他强势地扯开少女的衣衫,粗喘着捏住了上面一对浑圆:“待会再上药,我们先做点别的,嗯?”

    撕开伪装的少年目光幽深得吓人,像只狼一般死死锁住身下的少女,仿佛她是一只即将被生吞入腹的猎物。

    又不是不给你,无缘无故凶什么...貂蝉怯怯地与之对视,胸口一阵心慌。

    “  伯梁──”

    打着颤的尾音被他一口吞入腹中,张梁伸舌撬开那闭合的齿缝,大力吮吸那四处躲闪的香舌。

    几下将彼此碍事的衣物扯散,他握住勃发的性器,抵住那幼嫩的小穴就要往里挤。

    未经开垦过的禁地被强行抹开一个口,她弓着身子往后躲,下面那凶物却不让,蛮横地深入扩张。

    “啊……疼!  ”

    貂蝉伸长脖子哭叫出声,双腿拼命乱蹬。

    半个龟头还没进去就把人弄哭了。忍着直捣黄龙的冲动,少年轻柔地替她擦掉鬓边冷汗,正待开口安慰,就听门外传来大哥张角的厉喝:“谁在里面!  ”

    仿佛干坏事被发现了,张梁赶紧提着裤子爬下床,快速整理衣装。

    张角在门外等得不耐烦了,正待推门,忽见门从里面被打开,露出叁弟那张傻乎乎的笑脸:

    “大哥,你今儿个回来得有些早呀。  ”

    张角没陪他嘻嘻哈哈,狭长的眼眸眯起危险的弧度:“你也开始玩儿女人了?”

    少年面色一慌,紧接着朝后瞄了眼,仿佛生怕人听见一般。鬼鬼祟祟走出来,又将门带好,他将大哥带到了稍远一些的僻静角落,愤愤解释:“才不是玩儿!我要娶人家做媳妇的!”

    “呵!”张角冷笑一声,拿眼斜着看傻弟弟,“我等大业未定,需日日殚精竭虑,红尘牵挂为大忌。你倒好,专挑忌讳沾!”

    “我们又不是和尚……  ”张梁不满地嘟哝,见哥哥嘴角都崩成直线了,又赶忙放软语气,“哎呀,哥,晚膳时候我带她出来给你见见。你看过就知道了,蝉儿绝对是百年难得一见的好姑娘,错过这村就没这店了!”

    张角不屑:“哧,你倒说说,好在哪儿?”

    张梁大赞:“  好看啊!”

    张角闷声扶额:“……”  我愚蠢的欧豆豆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