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御宅书屋备用网站无广告

恍惚

    不管那个姑娘家,被人叫作祸端,估计都不太高兴。

    那少先生一拽一拽进来时,灵越公主正在里面等着,早有下人通报外面的情况,所以也是知道青云阁的少先生估计是来京城了。

    她也没办法,那外面被拦住的季候之子,其父乃是一品军候,手握实权,她身为宗室之女,不能太让人难堪。

    但是躲在青云阁的地儿上,也不能太过放肆,她虽是公主之躯,但也更清楚青云阁到底是何方神圣。摸不准那少先生脾气,反倒不如在这儿等着,静观其变。

    穿过摆着各类物什的重重厅室,在炉香缥缈的茶室厢门处,少先生停下,他看向灵动可人儿的公主,眼中深处有些恍惚之感,转瞬即逝,随即扯开面皮,露出几颗整洁的白牙。

    然后半跪低头,行上一礼,“草民姜雵,参见公主殿下!”

    灵越那受得起青云阁少先生的这般礼数,赶忙起身,想要去扶他起来,但又顾及到男女之别,且双方都不是一般人家,于是就只能讪讪的收回玉手。

    说道:“少先生快快请起,要是被父皇知道受了你如此大礼,还不得数落我?”

    姜雵这一跪,灵越没了脾气,待他起身,收了笑容,问道:“公主可是被外面那肥猪堵在了这里?”

    灵越正欲张嘴说是,但又发觉这话不对,于是又闭上了小嘴,有些恼怒的看了他一眼。

    “可还要我令他长点记性?”

    无奈的叹了口气:“何须少先生如此麻烦!也不是第一次了,我在这儿坐上片刻,他等不耐烦了,自然会离去,只是占了少先生这儿会客的地方,实是抱歉!”

    姜雵哈哈一笑:“既然是会客的地方,且公主殿下在这里,哪有不待之礼?又何来道歉一说?”

    这姜雵说话做人自有一套,让人自然心生亲近,举止方式奇异,不时带上些许让姑娘家着迷的痞气,却又不失风趣雅度,倒是让见多了规矩的公主耳目一新。

    不仅心底有些好奇,试探问道:“少先生这是第一次来我燕国的京城?”

    “那倒不是!”

    灵越不由有些惊奇之意,瞪大了好看的眼睛:“少先生之前来过?我怎么从未听人提及?”

    姜雵走到青石桌前,给自己倒了杯翠绿的清凉茶水,无所谓的摆摆手:“我一介布衣,不过沾家里老先生的光,在江湖上有些小名气罢了,如若每次游行都劳师动驾,弄得人尽皆知,不还把仇家引来,杀我解恨?”

    灵越公主在这京城生活了十几年,那听过这等自损的笑话,被逗开心了,半眯着个眼睛,笑道:“少先生好生风趣!”

    这时外面的动静有些大了,那季候之子恼羞成怒的声音传了进来,似乎有些无所谓这到底是个什么地方。

    姜雵转头朝那个方向看了看,又转向灵越,“殿下跟我去瞧瞧?”

    灵越公主皱了皱好看的眉头,有些不情愿道:“好吧!”

    行到一半,灵越突然对姜雵说道:“少先生还请见谅,季候爷半生戎马,将孩子扔在了老家让老人家照看,成年了才接过来,又宠溺惯了,所以他的孩子可能有些不知天高地厚和礼数,如若对贵阁有冒犯,还望先生高抬贵手!”

    姜雵不由有些另眼相看,都这个时候了,这灵越公主还想着为一个不喜之人开脱,不可谓不心善!

    外面闹的正欢——那季候子正咆哮着吼着侍从,令他们强行进阁,而他的侍从却面露难色,显然是顾及这其中的利害,青云阁的侍卫都已将手搭至刀柄上,目中尽是冷意,随时准备拔刀相向,贺老叔已退到一旁冷眼相观,完全没有理会这类无赖的意思。

    看热闹的人群越围越多,已将青云阁门前围得水泄不通,巡城营的人也迟迟不来,有意躲着这出闹事。

    姜雵走在前面,灵越公主小步跟着,侍卫们让出一条过道,也想看看自家的少先生怎么解决这堵门的猪仔儿。

    姜雵大步流星的走向那季候之子,大大咧咧的嚷嚷道:“一天堵我青云阁几大桩买卖不说,还在此想要冲门,怎么,当我青云阁是贵花坊姑娘的闺房,你说进就进?”

    灵越红着脸低下头,这都哪跟哪儿啊?这人怎么还这么粗俗呢?

    其实季候子心底还是怕得紧的,家里的老父也不止一次警告过不得在青云阁闹事,但是现在这么多人就等着看他笑话,要是将怯意露出丝毫,他今后怕少不了被人笑话。

    本就心里慌得很,今日追逐灵越公主过了头,现在又骑虎难下,只能默默祈祷上天给出个契机,好溜之大吉。

    但是他眼中的那浪荡少先生似乎对他毫不在意,转过头去,对自己日思夜梦的公主说道:“殿下在此待了这么久,也当累了,若不嫌弃,鄙人愿代劳,送殿下回府!”

    他本还在找着机会息事宁人,却不料这痞子对他这个侯爷之子毫不放在眼里,心中起了业火——你是个什么东西?不就仗着青云阁撑腰!

    不待灵越答话,他就忍不住说些酸气挑尖儿的话:“公主乃金枝玉叶,怕不是你一介江湖鄙人能接近的吧?”

    那少先生也不理睬,只是别了他一眼,看得他从尾椎凉至头皮炸裂,那一眼中好似有满山残肢,遍地尸荒,一股蚁噬的血淋淋感爬上他的心头,恨不得跳起逃开!

    再不敢多言一语!

    灵越感激的看了姜雵一眼,又看了面色苍白的季候子一眼,不再理会他。

    “那就有劳少先生了!”

    灵越公主是这代大燕皇帝的最幼女,深得宠爱。

    因为自幼与她灵曦皇姐关系极好,后来封府,怕她一人寂寞,就将府宅设在了灵曦公主府旁。

    姜雵陪同灵越公主抵达公主府,就有下人来告——灵曦殿下在府中已静候了多时。

    灵越望了姜雵一眼,问道:“少先生今日帮我解围,又送我至居处,可愿到我府中歇息片刻?饮一杯茶水也好!”

    本以为他会推辞,却不料他想都不想就答应了,一副理所当然道:“也好!也好!”

    灵越呆泄了片刻,一只手微卷翠玉白云袖衫,隐约可以看到雪藕般娇嫩的手臂,另一只手做了个请,

    “先生请!”

    姜雵透出一种安静,与他常时表现的一种不自然的安静,他悄然深呼吸了口气,抬眼望了那御赐的金底“灵越公主府”五字匾,又看了不远处的“灵曦公主府”许久,在灵越注视下,抬腿走上石阶。

    灵越望着他的背影,想不明白他看出了个什么来,跟了进去。

    公主府内呈园林式,青竹绿水,幽幽碧水清光上,立着雕云长廊,于这炎炎盛夏透着雅致清凉。

    府宅多见长青林木,处处荫凉,却不见有多少下人仆从。

    灵越走在前面,介绍道:“这府是我十六岁搬离皇宫时父皇所赐,而宅内各类林木点缀,廊亭雕饰,石山摆放则是姐姐的手笔!”

    姜雵则是点点头,赞道:

    “雅阁居闹巷,绿水绣清光;

    长亭碧波上,俗尘透酒香。

    灵曦殿下,好一双巧手!”

    灵越瞪大了眼睛看着他,实在想不出来这吊儿郎当的青云阁少先生肚中自有笔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