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御宅书屋备用网站无广告

第2章戏精诞生

    午后的风很大,云歌醒了没一会,秦婉再三确认没事后才放心的回家给她做吃的,云文辛在屋外和医生商协着她骨折的腿。

    昨天刚回到这个过去的世界,她还念叨着怎样才能避过这次骨折,在床上绞尽脑汁的想了会也没想明白上辈子这腿是怎么摔的。

    结果,到医院后面上了个厕所,回来的时候她摔倒了。

    然后,顺理成章的再度发起了高烧。

    云歌看着天花板,愣愣的转着眼珠,她回忆着那时自己选下的人生,确定没什么问题。

    她在心里泛起了嘀咕:莫不成真正的自己是个二傻子?所以这次发烧的目的只是带走她那高人一等的智商?

    “小歌,你看看谁来看你啦!”云文辛兴冲冲的小跑着走在前头,没有一点父亲该有的威严。

    “谁啊?”她一脸茫然的转头,脸上苍白又面无表情让人看上去有种活见鬼的错觉。

    “这,你同学啊!不认识啦?”他将身后的两个孩子推上前,一扭头就看到云歌呆板的印象。

    因为学校刚开始实行住宿,害怕学生晚上起夜发个小病什么的,便与医院协商搬了过来。因此,有学生过来探望她也很正常。

    只是,云歌现在是真的尴尬,她一个灵魂二十二岁的人又经历了那么多的大事,小学的事这让她怎么记啊!

    “哦,你叫——”她皱着眉,想了半天实在想不出。

    若是真去读书了,铁定穿帮的更多,这几日下来估计自己也烧了四五场了。如此一想,她豁出去了。

    “爸爸,她们真是我同学么?我怎么不记得啊?”说着说着欲语泪先流,看得云文辛心急直接跪在了地上,抱着女儿就是一阵哆嗦。

    “孩子啊,你别吓我啊!你,你怎么不认人了呢?”

    “爸爸,我上几年级啊?”云歌懵懂的看着将自己抱着的男人,那种发自内心的疼爱让她心痛不已。

    虽是养父却比亲爹强上太多,她心里默默的流着泪。她想,这辈子就守着这家人过活吧!

    “是五年级还是六年级啊?”

    “五年级,五年级。小歌,你别吓爸爸好不好?”

    “爸爸,我没吓你,我真的不记得她们。”

    “你们叫什么名字啊?”她摸着头故作痛苦道,“对不起,对不起,我真的不记得你们是谁。”

    “小歌,你怎么呢?”见女儿痛苦的连眼泪都流了出来,云文辛吓的手都开始抖了。他一边安慰着一边跑出去找医生,“小歌,等等爸爸,爸爸去找医生。别急,等会医生问你什么你就说啊。”

    “嗯嗯。”云歌含着泪点了点头。

    她在心里将自己鄙视了一遍,她从没想过有一天自己演起戏来也会是这么的疯,而且是拿着刀尖在一位慈爱的老父亲身上戕害。可是,若非这样她往后该怎么装作小孩子去生活呢?

    两个来探病的小女孩已是被云歌这动作吓傻了,默默的缩在门后,是走也不是进也不是。

    医生进来给云歌探着体温,云文辛一遍又一遍的安慰着她,生怕女儿再度因为自己而受惊了。

    “爸爸,她们是我的同学是不是?”云歌在他怀里转着头,像个三四岁的小孩子奶声奶气的说着话。若不是因为这具身体尚且羸弱,云歌觉得迟早自己得把自己恶心死。

    “是。”

    “我想知道她们叫什么?她们不会嫌弃和我做朋友吧?”

    “我,我叫徐荟诗。”那女孩可能是被云歌给吓着了,眼角还挂着晶晶闪闪的泪光。“坐在你前桌的学习委员。”

    “我是琼甜,咱们二班的班长。你可以叫我甜甜。”

    “嗯,你也可以叫我小诗。”徐荟诗也跟着补充道。

    “哦。”云歌点点头,然后脑残的望向云文辛,“爸爸,我叫什么啊?”

    “......”云文辛抬起头深吸口气才继续看向云歌,“云歌,白云的云,歌声的歌。”

    医生是个年轻人,当是刚分配下来实习的,听得这话他颇有同情的望着云文辛。他看着手中的温度计脸色又变得古怪起来,“怎么还在烧啊!又上来了?”

    “又发烧呢?”云文辛再度陷入了深深的自责。

    对他而言,这个女儿来之不易,是夫妻两的心头肉。若不是那几日自己太忙也不会对孩子忽略这么多,更不会造成如今这个局面。孩子傻了,他有着不可背负的责任。

    “嗯。真是不可思议,按她的情况来说是不可能感染的,但却发了几次烧。不过更不可思议的还在前头。”

    “什么?”他见医生面露难色,心里已是往不好的方向想去。

    “我要是你女儿,估计早死八百遍了。”他撇撇嘴,“高烧四十度以上,且那么多次,还活着已经不容易了。”

    “可能就是我师父说的命硬吧?阎王都不敢收的人。”

    “咳咳。”身后一声咳嗽,那人便出去了。

    这里说是医院,其实也就只有两三个医生轮流值班,规模小的狠。乡里乡亲的生了病也都是往这来的,所以除了那实习的小医生基本都是认识的老乡邻。

    “杨老,云歌这——”

    “过阵子看看。”杨老摸着他那瓣山羊胡子替云歌号着脉,“你家娃儿门清,糊涂也只糊涂一时,不会糊涂一世的。文辛,你就放心吧。”

    “杨老,您知道我们家都是疼孩子的。这我一时疏忽,我妈跟婉儿那,您给我出个主意呗,把这阵子糊弄过去。”

    “爸爸。”云歌扯着他的衣角让他看自己,“糊什么啊?芝麻糊么?为什么要用芝麻糊糊娃儿啊?我好好的,为什么要变黑啊!”

    “......”云文辛无话可说,又心疼了。

    “爸爸,我想请她们吃水果好不好?”

    “好。”

    “诗儿,小诗儿,学校有什么好玩的么?”

    “啊?”荟诗似乎没料到有人会这么叫她名字,便愣了愣。

    “学校用来读书的,没什么好玩的。”琼甜理直气壮的怼了回来。

    “哦,那最近发生了什么大事么?”

    “考......”诗儿一边说一边看着琼甜的反应,像个受气的小媳妇怕说错了话。“考试算么?快期末考了,老师说考完之后要分班的。”

    “你怕么?”

    “有点。”

    “我也怕。嘻嘻。”云歌笑笑,“你可不可以帮帮我,我想看看书。我什么都不记得了。”

    “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