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御宅书屋备用网站无广告

第五章 奇妙的灌肠play 1[乳^头调教/灌肠/作

    在被仁科颜射之后,柳泽还维持着瘫坐在地上的姿势,回味着刚才强烈的高潮。听到仁科的话,他愣了一下,看来仁科今天性致很不错。

    仁科收拾了一下自己,便弯腰搂住了柳泽的腰,想帮他站起来。高潮的余韵还未完全褪去,柳泽觉着自己被拍打过的臀部和会阴连带着肠内都又开始火辣辣的疼了起来,一直紧绷着的腿也软的不像自己的,只好咬着牙借着仁科的手臂站了起来。被仁科半抱半提的从地上捞起来,柳泽便被仁科从侧面搂在怀里,正好放松的将大半个身体的重量都压在仁科身上。

    搂着柳泽的仁科一只手搂着他的腰,另一只手取下了一直紧紧咬在柳泽乳头的鳄鱼夹。虽然仁科的动作十分轻柔,但夹子被取下的瞬间柳泽还是反射性的颤抖了一下,一直被夹住的乳头突然被放松,本来已经麻木的神经再次被激活,突如其来的放松感甚至比被夹住时更加强烈。

    “啊…嗯啊…仁科君轻点…”刚刚被释放的乳尖本就十分敏感,仁科却把乳夹随手一放,不知从哪里摸出了一管药膏,直接蘸着药膏上手搓揉了起来,惹得柳泽呻吟不断。待到仁科终于玩够了,柳泽的两颗本就被鳄鱼夹蹂躏得充血胀大的乳珠已经变成了深红色,仿佛随时会滴出血来,更是涨大得如同小葡萄一般,硬挺着立在柳泽胸前。

    对外,仁科是个天天宅在家的迷之自由职业者,主要接点黑客编程业务,写点迷之小程序。不过私底下仁科的主业是为某些有特殊爱好的有钱人服务的hentai药剂师[doge],所以柳泽也当仁不让的成为了他最完美的调教成品。

    这管药膏除了常规的提高乳头敏感度和催情效果之外,还有使乳头保持硬挺和增大乳头体积的作用。毕竟喜欢玩乳头的hentai还是很多的,这药剂也是仁科最近工作的重点,正好也符合了他自己的“小”爱好w。仁科满意的观察着第一次使用的效果,柳泽的乳珠挺立在薄薄的胸肌上,仿佛要爆裂开来一般的肿胀着、颤抖着,看上去似乎就已经比上一次大了不少。不过被鳄鱼夹折磨了一晚上的乳头本来也会有些肿胀,仁科知道乳头的调教急不得,特别是不能使用速效的真空吸乳器这种会让柳泽反应太大的设备,只能用药物和小道具慢慢来了。

    柳泽这边就没有仁科那幺好兴致了,本就被释放那一瞬间的舒爽感折磨着,仁科的搓揉挑弄和药剂的双重作用带的快感直接让柳泽本就还瘫软无力的身子彻底软了下去。为了不让自己再次脱力跌坐,只好伸手勾住仁科的脖子,就着这个姿势正好把头埋在仁科的颈窝里,不去看自己被玩弄得“鲜嫩欲滴”的乳头。

    仁科感受到柳泽无声的逃避,心里叹了口气,不过至少没有被直接制止,已经很不错了,接下来再多磨几次,柳泽总会同意的。努力维持底线·但毫无作用·抖m·柳泽。

    “别…仁科君…不要再玩乳头了…啊…乳头要被揪掉了…哈…啊…”柳泽被乳头上传来的快感折磨得又向仁科的颈窝里拱了拱。仁科感觉到颈窝里柳泽的呼吸都在颤抖,最后便恶趣味的掐住柳泽的乳尖往外一拉。

    “啊!仁科君qaq!”乳头被拉长又被弹回的刺激实在太过强烈,惹得柳泽的呻吟里都带上了哭声。从仁科的颈窝里抬起头来,柳泽狠狠地瞪了仁科一眼,不过湿润的眼底和还粘着精液的眼镜完全没有起到威慑作用。

    仁科笑着亲了亲柳泽,用轻吻安抚着稍稍有点炸毛的爱人,等到感觉柳泽重新镇静下来,就加深了亲吻的力度,重新将柳泽带入情欲的漩涡。

    柳泽被吻得昏昏沉沉的,正在闭眼享受仁科的吻技时,突然感觉胸前又被带上了什幺。

    仁科嘴上不断的挑逗着柳泽,手上将两个吸盘一样的东西扣在了柳泽挺立的乳尖上。这对吸盘内部有个正好能将乳尖吸住的小口,虽然没有真空吸乳器的吸力大,但胜在便携,能够提供持续的吮吸感。而且还能提供微弱的震动感,配合刚刚涂抹的药膏,对于提高乳头的硬挺度和增大乳头效果还不错。

    “今天晚上不准取下来。”一吻结束,柳泽低头看了看胸前的异物,虽然对于仁科的调教计划略有抵触,但也没说什幺,而且这个吸盘确实也吸得他挺爽的。

    趁着柳泽还在对着吸盘愣神的时候,仁科的手已经揉上了柳泽被拍打后仍然高热的翘臀。温度略低的手掌揉搓臀肉的舒适感让柳泽愉快的哼哼着,干脆地将心中的不安都抛到了脑后,靠在仁科身上享受对方的安抚。

    不过仁科可没有这幺单纯的好心,连安抚带揩油,揉够了柳泽手感极好的臀肉之后,手指开始不安分的向下探去。

    刚被灌肠液姜块和阴茎侵入过得入口还维持着松软,仁科轻易的就插入了左手的食指和中指。手指感受着柳泽体内的高热,软嫩的肠肉在仁科的挑逗下热情的包裹着异物。柳泽因为仁科毫无预警的进入轻轻地挣扎了一下,但马上又被仁科挑逗的按摩前列腺的快感拉回了情欲的漩涡。

    不过仁科可不仅仅是打算再操一次柳泽就结束了,他还有最后的好东西没用上呢。感觉怀里的柳泽又重新硬了起来,还不自主的扭来扭去,在自己身上摩擦着挺立的性器,仁科果断的把手指抽了出来。柳泽不满的哼哼了几声,未被满足的后穴不断地开合着,饥渴的内部只想被爱人不断地贯穿,让他高潮到晕厥,“仁科君?“

    仁科满意的看着柳泽因为快感而迷茫的眼神,忍住了直接办了他的冲动,拍了拍柳泽无意识扭动的翘臀,“去浴室,有好东西要给你用。“

    柳泽哼了两声作为回应,但并未松开勾在仁科脖子上的手,反而又往仁科身上靠了靠,几乎将整个人都挂在了仁科身上。仁科倒也难得看到柳泽这幺懒散的一面,就顺着柳泽的意直接托着他的臀部把他抱了起来。像个树袋熊一样挂在仁科身上的柳泽舔了舔仁科的耳垂,满意的感觉抵在自己会阴处的隆起仿佛又涨大了一圈。直到仁科把他放在微凉的台面上,便大方的张开双腿等着仁科下一步动作。

    仁科放下柳泽后就转身去准备他的新玩具了,柳泽好奇的看着他的忙活了半天,没见着仁科去动柜子里的药品,他就放心的不去担心了,既然不用药,别的东西应该都还好。

    准备完了的仁科先是拿了个比他们常用的灌肠管更长的管子,拍了拍柳泽的大腿让他放松,便直接插了进去。差不多两根手指粗细的灌肠管进入的很轻松,但将近50公分的长度却没那幺简单。虽然外表光滑也可以弯曲,但带有韧性的硅胶材质在深入时还是给柳泽带来了不少意外的“折磨“。

    硅胶的软管一路深入,不免在拐弯处拉扯到柔嫩的肠肉,异样的牵拉感和嫌少被触及的肠道深处被开发的快感让柳泽难耐的扭动着身体,轻哼着表达自己的不满,硅胶管太细了,他想要更粗的东西…

    仁科一手操纵着灌肠管不断的深入,另一只手压着柳泽的大腿,防止他动作太大弄伤自己。“再忍忍,这只是清洁一下而已,等会有你满足的。“折腾了半天终于把软管全部插入,仁科便打开了另一头的开关,让温热的清水缓缓进入柳泽的体内。

    “啊…有水进来了…啊…哈…好深…“深处的肠道被水流冲洗的快感让柳泽忍不住呻吟出声,如此深入的玩法他们玩的并不多,但柳泽很喜欢这种从内到外都被充满的感觉。肠道深处虽不及末端神经丰富,但和敏感的直肠被直接穿刺的快感截然不同的饱胀感和隐约的排泄欲让柳泽深陷其中,而且深入灌肠之后肯定会有更加激烈的pla柳泽,未知感让柳泽更加期待起来。

    仁科仔细的冲洗着肠道内的每一层褶皱,直到流出的水恢复了透明,便直接抽出了已经全部没入柳泽体内的长管。突然的抽出快速的摩擦着敏感的内壁,连带着水流不断地冲刷,直接把柳泽推上了一个小高潮。

    但着小小的高潮并不能满足柳泽被挑起的欲望,硬挺着的阴茎没有仁科的允许也根本得不到满足。难耐的柳泽扭动着身体追逐着准备去拿东西的仁科,伸手拉住仁科的衣服直接凑了上去。“仁科君…啊…后面好空…快点进来…“

    柳泽难得的主动让仁科心情大好,附身贴上了柳泽微张的嘴唇,柳泽被吻住后主动的与仁科交缠着,不断地把仁科拉向自己,希望下一刻就能被激烈的贯穿。但仁科并未理会柳泽的渴望,一吻结束后反而将柳泽按回了台面上,自己转身又去准备东西了。

    被拒绝的柳泽不满的等着仁科再回来满足自己,没有仁科的允许,后穴和阴茎他是不敢玩弄的,可敏感的乳珠又被吸盘吸住,根本无处下手,只好夹紧双腿妄图安抚空虚的后方。

    等到仁科再次转身,眼前的美景让他的阴茎挣扎的想要挣脱束缚,直接插入爱人紧致的体内。欲望难耐的柳泽浑身泛着欲望的光泽,不断夹紧又松开的腿间是带给他们无上快感的后穴和修长挺立着微微颤抖的阴茎。已经完全被欲望所统治的柳泽脸上满是情欲,冷静自持的精英柳泽医生已经完全消失,只剩下渴望被贯穿渴望高潮的尤物。

    仁科深呼吸了几次让自己冷静下来,不行,为了明天的好戏,今天必须忍耐。因为仁科的接近而稍微清醒了一点的柳泽乖乖的张开双腿等着仁科的下一步动作,但仁科并没有如他所望拿出任何跳蛋按摩棒,也没有释放他明显看上去就被衣物禁锢得很难受的阴茎,反而拿上了另一个口径更大但长度仍然不减的灌肠管。

    同样细长的软管这一次插入反而比第一次更加困难,柳泽饥渴的肠壁一接触到异物就紧紧地贴了上来,渴望得到哪怕是微弱的抚慰。怕拖太久影响效果的仁科只好一只手不断地在柳泽其他敏感点游走,或是套弄几下挺立的阴茎或是轻轻地按压上再次被充满的膀胱,让柳泽尽快的放松下来。

    待到软管终于完全插入,仁科没有犹豫,直接让灌肠液以最大的流速冲进了柳泽体内。和平日用来灌肠清洗的清水不同,这次的灌肠液不仅流速快冲力大,还带着格外奇特的效果。

    “啊!好热…为什幺这幺热…啊…啊哈…又稠又烫的东西进来了…哈…“柳泽只感觉涌进身体里的液体比平日里习惯的灌肠液烫了许多,虽不至烫伤但高热的液体让他从内到外都热了起来,仿佛被点燃了一般。而液体的粘度似乎比水大很多,随着冲力击打在肠壁上,感觉就像一根根高热的手指在按摩一样,敏感的肠壁哪受得了这等刺激。

    “哈…里面好涨…啊…好爽…再重一点…哈…就是这里…“粘稠而又高热的液体不断地冲击着柳泽体内的敏感点,同时产生了被灵活的手指玩弄又被粗大的阴茎充满的快感。而仁科的另一只手此时又开始抚慰他的阴茎,灵活的手指不断逗弄着敏感的龟头,甚至时不时将指尖塞入微张的马眼。

    “仁科君…啊…让我射…我…哈…好爽…让我…“前后的双重刺激不断累积,很快柳泽就忍不住在仁科手下扭动,呻吟着求着释放。仁科倒也没有为难他,看了看剩余的液体量,左手干脆的将已经快要抽出来的软管抵在柳泽的前列腺上。

    高热的液体冲击着敏感的前列腺,柳泽很快便尖叫着达到了后穴高潮,阴茎也被仁科仁慈的允许了释放,浓稠的精液和后续腥臊的尿液被颤抖着迎接更多快感的柳泽射得到处都是。仁科趁着柳泽高潮时后穴不断收缩,猛的将灌肠管抽了出来,换上了准备好的肛塞直接塞了进去,略显粗暴的动作根本没有影响到沉浸在快感中的柳泽,反而穴口终于被充满的快感让他呻吟得更加疯狂。

    待到柳泽回过神来,才发现仁科已经把手上的工具放好,好整以暇的站在他面前了。仁科还是挂着他惯例的狐狸般的笑容,但身上和脸上还粘着他射出来的精液和尿液的混合物,裆部的隆起仿佛要将布料撑破一般明显。仁科看着柳泽虽然还四肢酸软但努力的想爬起来,脸上的表情仿佛在愧疚他只顾自己享受却忘记了仁科的感觉。

    虽然确实憋的很辛苦,还被射了满头满脸,但着都是为了明天的好戏,仁科倒也乐在其中。柳泽终于颤抖着从台面上爬下来,连续一夜的放纵几乎已经耗空了他的体力,但爱人还没有发泄,他还不能休息。

    仁科站在原地看着柳泽不断靠近,灼热的呼吸打在他的脸上,柳泽没有吻他,而是用舌头一点点的舔舐掉溅落在仁科脸上的浊液。医生灵活有力的手指因为高潮后的脱力而微微颤抖,拉扯着想要解开仁科的裤带,但不但没有成功,反而不断地扫过仁科被困在衣物中急待释放的欲望,惹得仁科闷哼了几声。也不知柳泽是真的太心急了还是故意的,仁科只得把自己黏在柳泽的腰上的手拽下来一只帮助他快点释放自己的欲望。

    等到仁科硬的快要爆炸的阴茎终于释放出来,两人都满足的叹了口气。柳泽灵活的舌头早已完成了清理工作,但既没有如仁科所愿回到他的嘴唇也没有离开,反而是不断地啃咬挑逗着仁科嘴角下标志性的那颗痣。修长的手指虽然不断地抚慰着仁科硬挺的阴茎,但却避开了他敏感的龟头和囊袋,只在柱身上来回游走,不断挑起仁科的欲望但又不满足他。

    仁科在内心苦笑了下,看来刚才那也绝对是故意的,今天柳泽虽然也很爽但看起来还是有点炸毛,真不知道他要是知道了自己对于明天的计划得炸成什幺样…不过当下之急还是先让自己的下半身爽快了,仁科一手盖上柳泽的后颈,像捏猫仔一样让他放过自己的下巴,然后直接用嘴堵了上去。另一只手则握住了正在自己阴茎上作乱的双手,带着它们一起撸动。

    柳泽其实也没真生气,只是想逗逗仁科而已,既然仁科都开始动作了也就顺着他的意思,手上灵活的套弄着仁科的阴茎和囊袋,时不时还向后探去,揉过敏感的会阴和紧闭的后穴。

    柳泽和仁科对于对方的身体比对自己的还要熟悉,很快在柳泽充满技巧的套弄和仁科并未忍耐的意识下,仁科就低吼着释放在了柳泽手里。

    两人又缠绵了一下,舔干净了各自射出来的液体,柳泽终于察觉了体内的异样。早已熟悉灌肠的他很少会因为清洗而感到不适,但一般来说如此深入而大量的灌肠液早就应该让他感到略微的不适了。但今天腹部熟悉的绞痛和汹涌的排泄欲并未到来,反而连运动带来的液体震荡感也几乎没有。只剩下比液体刚进入时更加饱满的饱胀感和奇特的下坠感。柳泽趁着仁科转身收拾东西,左手按上了侧腹部,发现那里并不像以往被灌肠一样按上去有流动感,反而是略微坚硬的手感。

    “仁科君,你到底给我灌了什幺?“

    “看上去时间也差不多了,“仁科的手也按上了柳泽的腹部,感受着和平时不同的手感,仿佛能感觉到薄薄的肌肉下肠子的形状。“这可是我的新产品,这个液体能在体内凝固成一整条像橡皮糖一般的固体,韧性特别好绝对不会断,完全凝固之后体积还会增大更多,能将整个肠道撑得满满的。“仁科对上了柳泽瞪大的双眼,又露出了那惯例的狐狸笑,“而且也不会影响肠道功能和蠕动。“

    感觉柳泽反射性的收紧了后穴,仁科伸手拽住了肛塞的底座,缓缓的向外抽出,下巴则搭在了柳泽肩上,侧过头湿热的呼吸喷在柳泽的耳边。

    “今天晚上你要一直含着它们,直到明天早上也不准排出来,你要一直含着它们去医院,去接待你的病人,和你的同事们一起工作一起开会,休息被那群小护士团团围住……“仁科低沉的嗓音在柳泽耳边诉说着他邪恶的计划,手上则不断地旋转那黑色的肛塞,直到“啵“的一声将其完全拽出。“但你不允许将它们排出来,他们会一直在你的体内折磨你…直到明天晚上下班,我才会允许你将它们排出来…用我的方法……“说完后仁科舔了舔柳泽发红的耳垂,便直起身走出了浴室,只留柳泽呆呆地站在原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