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御宅书屋备用网站无广告

第十章 奇妙的灌肠play 6[在卫生间用粗♂长

    “哟,やーぎゅ。”视频那边果然传来了仁科的声音,但奇怪的是屏幕中对方的影像却是一片漆黑,只有右下角己方的影像显示着视频通话已经接通。“去厕所,我现在不方便开摄像头。”仿佛猜到了柳泽即将脱口而出的疑问,仁科的声音带着点被遮盖的朦胧感从平板里传了出来。

    举着平板又僵硬的挪回了卫生间,再难耐也不忘锁上门,从一开始想要来解决后面的“小麻烦”到现在,已经过去了差不多2个小时。期间他被那个增田呼来唤去的不知道走了多少路爬了多少楼,而期间那根粗长的凝胶竟然就一直撑开着他的括约肌,不上不下的卡在肛口处。随着身体不断的运动,一会儿因为重力滑出一截,一会儿又因为被内裤抵住和肌肉的不断收缩而缩回去一截,不断的出入仿佛有生命的抽插一般,不断的折磨着柳泽敏感的肠壁和肛口濒临极限的肌肉。

    而凝胶对敏感的软肉不断的摩擦与刺激,并未如柳泽所愿让已经受到大量刺激的肠肉感到一丝一毫的疲倦或是钝感,反而是提供着连绵不断甚至一波高过一波的快感。正常的人类面对不断的刺激,感受的阈值应该会不断的提高才对,身为医生的柳泽对于自己所学习的知识一直深信不疑,但在自己身上所发生的一系列变化却让他不得不产生了怀疑。不是怀疑自己所学习的知识,而是怀疑起了自己的身体是否还是正常的人类。

    面对仁科所给予的一系列调教和强烈的快感,柳泽在日复一日的快感之中确实如他所料想,不断的在追求更加强烈而又刺激的快感和被更加全面的占有,也在不断的“交锋”之间被永远的和仁科捆绑在了一起,变成了名副其实的仁科的“私有财产”。但比起不断增长的渴望和依靠,自己身体的另一项反应反而更让柳泽惊恐。

    他,似乎,越来越敏感了。

    柳泽在肛肠科轮转时,也见过不少因为越玩越大而将各种奇异的物体塞入体内或是被强行扩张撕裂肠道的患者,他很清楚的知道人类的欲望和耐受能力会让人们越来越不满足于普通的刺激,进而追寻更大更强烈、最终突破身体极限的快感。就如同嗜盐之人会觉得普通的菜式寡淡无味一般,享受过更高快感的人往往会对普通的性爱失去兴趣。

    但柳泽自己却完全不是这样,他的身体仿佛背叛了自然法则一般的不断逆向发展。

    他的乳头曾被仁科不断的舔舐吮吸甚至是无情的啃咬,也曾被更加尖锐的鳄鱼夹通电折磨至麻木。但只要稍稍缓过神来,便会发现两颗挺立的乳珠虽然也会饥渴的渴望着更加强烈的惩罚,但只要最轻微的触碰甚至是被灼热的呼吸扫过,两颗肉粒便会颤抖着给他带来比以往更加强烈的快感。

    他的后穴第一次被进入时,也曾让他难受得第二天坐立不安,但前列腺被不断按压戳次的快感还是让他哭喊着被仁科操弄得直接射了出来。接下来几年里他的肠道不断的被开发,几乎每一寸肠肉都曾被残忍的撑开并玩弄过,从最普通的跳蛋按摩棒到奇奇怪怪的灌肠液羊眼圈甚至是长满柔软尖刺的“狼牙棒”不断放电的贴片,他的肠道都顺从的包容了下来。但如同乳头一般,敏感的肠道在经年累月的玩弄之下反而更加敏感,连手指的随意玩弄都能让他轻易地达到高潮,有时甚至仅仅是外部的鞭打拍击就能让空无一物的肠道仅靠肌肉不断的收缩而高潮连连。而最让柳泽感到不可思议和恐惧的是,他的肠液实在是…有点多…

    就比如今天,若是常人,绝对是凝胶磨蹭着干涩的肠道,想将凝胶排出估计都要好好的努力一番。而他一直被摩擦的肠道在连绵的快感下不断的分泌着滑腻的肠液,虽没有夸张到流出体外,但湿滑的凝胶和肠道实在是折磨得他浑身酸软。平日里甚至都不需要什幺润滑,光是情动时的肠液便足够他将仁科的阴茎和大部分玩具纳入体内,而饶是如此,仁科还在考虑着想让他能达到潮吹的效果…

    至于本就敏感脆弱的阴茎就更不用提了,若是平静状态下的排尿还好,只要稍微有点其他的快感加成,一次简单的排尿都能让他达到高潮。

    曾经他也为自己身体不符合常理的变化而恐慌过,抗拒着越来越敏感、越来越渴求快感的本能,但最终柳泽还是(在某人的引诱之下)屈从于了身体的本能,坦然的接受了自己本能的欲望。当然,在柳泽终于知道仁科把他的“产品”用在了自己身上之后,那就是另一个关于秃顶狐狸的故事了[doge]。

    而现在的柳泽,虽然精明的大脑被不断涌上又得不到满足的快感不断蚕食,但还是隐约意识到仁科和自己连视频必定不仅仅只是让自己的膀胱得到解放,饥渴的身体便开始期待起了仁科接下来的指令。

    将平板放好后,柳泽便迫不及待的开始脱起了衣服,他现在已经完全顾不上任何的矜持与羞耻了,全身上下每一个细胞都在哭喊着不满足、渴望被快感所淹没。快速的脱下了上半身的衣物后,柳泽搭在腰带上的手稍稍地迟疑了一下,还是狠下心来解开了腰带。修身的长裤脱下时不免擦过外露的凝胶,本就受尽折磨的括约肌被这样一拨弄,自然逼出了几声甜腻的呻吟。“啊…好涨…仁科君…求你…啊…”

    另一端的仁科观察着柳泽略显僵硬的动作,柳泽脱下背心时因乳头擦过布料而明显的一顿让他满意的在脑子里给自己的新产品打了个勾。而当视线落到柳泽那微微张开,明显因为身后的异物而无法完全合拢的大腿和臀瓣时,仁科突然万分庆幸起了自己只开了单向的视频,要是被柳泽看到他笑得这幺开心,一定会弄死自己的。

    “转过去。”当柳泽准备拉下身上最后一层布料时,突然响起的指令让他楞了一下,复杂的瞪了一眼平板才磨磨蹭蹭的转过了身。

    柳泽身前的阴茎早已完全勃起,将棉质的内裤顶起了鼓鼓地一大包,不断缓缓渗出的前液几乎将整个前襟润湿,如果不是宽松的白大褂和手中的记录本,估计早被人当变态抓起来了。而此时仁科的重点却不在柳泽那明显渴望被抚摸被粗暴的撸动的阴茎,他已经迫不及待的想观赏柳泽后面的穴口了。

    柳泽的背后正好是洗手台上方的镜子,因此就算背对着平板仁科仍然可以将柳泽那渴望但又挣扎着寻求冷静的表情尽收眼底。而视线往下扫过光滑的脊背,隐藏在内裤下的臀部才是仁科今天的目的所在。窄翘的臀部被古板的棉质内裤所遮挡,不能直接窥见那完美的让人沉迷的臀形固然遗憾,但挺翘的臀瓣之间异常的突起则更加引人瞩目。

    今天一整天若不是柳泽坚持不懈的收缩着肠道的肌肉、再加上内裤提供的一点支撑力,那条粗长的凝胶可能早就顺着裤管不断滑落了。当凝胶还在体内时,柳泽需要忍耐的只是被摩擦的快感以及不断的垂坠感,而夹着已突出括约肌的凝胶则让柳泽感觉自己仿佛排泄到一半被阻止似的凄惨,既不能排出也不能缩回体内的凝胶残忍的折磨着被强硬撑开的括约肌,不断传输给大脑强烈的排泄欲,却迟迟得不到满足。

    柳泽觉得自己整个上午都仿佛严重的便秘患者一样凄惨,想排排不出的憋屈和被强行撑开的酸胀感让他十分不适,但内部不断被摩擦和戳弄却让他快感连连,两种强烈反差的感觉让柳泽十分矛盾,甚至混乱的大脑都无法分辨两者的区别。

    仁科盯着柳泽臀下异常的突起难耐的咽了口口水,恨不得马上出现在视频的另一端,亲手感受那被撑开的肛口和颤抖的肠壁。“内裤也脱下来。”

    柳泽咬着下唇小心翼翼地将前后都被撑起的内裤缓缓褪下,虽难免摩擦到敏感的阴茎,但被解放的瞬间柳泽还是稍微松了一口气。

    “嗯啊…”前方被束缚的阴茎虽然得到了暂时的缓刑,但没有了内裤的支撑,肠内的凝胶又开始了不断下滑的趋势,幸亏柳泽及时收紧括约肌,才避免了更多的滑出。赤裸的感觉让柳泽不再压抑自身的渴望,摆动着臀部向仁科寻求更多的快感。“仁科君…拜托…啊…好痒…”如果仁科在这里就好了…

    但现在不仅仁科不在,连对方的脸都看不到,独自一人的感觉让柳泽略感不满,但渴望高潮的感觉已经占据了柳泽的大部分理智。好想射精…好想高潮…但没有仁科的指令他不敢有过多的动作,只能靠不断的收缩肠壁来获得些微的快感,好想后面能动起来…彻底抛弃理智的柳泽甚至不满的回味上午在厕所中独自将凝胶塞回体内那剧烈的快感。

    从仁科的视角,可以清晰的看到柳泽不断晃动的翘臀,几乎被凝胶撑开每一分褶皱的括约肌随着柳泽的动作一张一合,仿佛想要将粗长的凝胶吃回去一般努力着。难得能看到柳泽这幺积极的寻求快感,仁科打算好好得欣赏一番柳泽的表演再说。

    见仁科迟迟没有动作,柳泽都开始怀疑对方是否还在线了,回头瞟了一眼仍然一片黑的平板,看样子仁科是不打算插手了。虽然仁科默许了他的动作,但柳泽还是不敢太过直接的玩弄自己,可仅靠劳累了一上午的肌肉收缩根本没法提供足够的快感,反而让他越来越不满足。既然不能直接的玩弄阴茎和后穴,那借助一点外力还是可以的吧…

    环视了一周,简单的卫生间除了洗手台和马桶之外就没有多余的物品了,柳泽干脆的转过身来,双手向后撑在洗手台边缘上。稍微感受了一下露出体外的凝胶长度,大概和上午差不多,柳泽便挑衅的朝平板挑了下眉,缓缓地踮着脚用手撑起了自己的身体。

    面对柳泽的动作,仁科也十分惊讶,本以为柳泽会直接开口请求他的指令,或是违抗他们的规矩在没有允许的情况之下玩弄自己,可柳泽似乎找到了更加独特的方法来满足自己。

    只见柳泽肌肉修长的手臂几乎将整个身体撑离地面,只剩绷直的脚尖还微微着地。而后方的凝胶已经高于了洗手台的高度,仿佛在确认自己的姿势,又仿佛是像仁科炫耀一般,柳泽就维持着这个高难度的姿势停顿了几秒,又将双腿更加的分开了一些。确认了自己的位置之后,柳泽便双手一松,猛地坐在了洗手台上。

    “啊!!!”露出的凝胶被柳泽的体重狠狠地压回了体内,柳泽仿佛要折断自己颈椎一样向后猛地仰头,露出脆弱的脖颈。快速的摩擦所带来的剧烈快感让柳泽瞬间就达到了高潮,肠道随着高潮不断的收缩仿佛吸吮着体内的凝胶一般,甚至随着高潮喷出了不少肠液。前方挺立的阴茎同样也被快感刺激得达到了高潮,阴茎连带下方的囊袋都随着高潮狠狠地抽动了几下,但却如同被塞住一般无法射出任何液体,只能可怜的吐露出一点点前液。

    另一端的仁科显然也被柳泽突然的动作吓到了,从没想到柳泽会如此动作的仁科也开始佩服起了柳泽被自己熏陶得越来越大的脑洞,不过这怎幺看对自己来说都是件好事,眼下还是盯着柳泽要紧。

    被折磨了一上午的身体终于得到了满足,让柳泽高潮后直接脱力的坐在了台面上喘息着,猛地被凝胶进入的肠道还在爽得打颤,连肠道深处被充满的饱胀感此时都显得无比充实。可虽然后方得到了满足,但前方颤抖的阴茎仍然没能释放,一个上午连续两次的高潮都没能施放的阴茎此时不断传来强烈的不满足,希望能够赢得主人的更多重视。

    “下来吧。”一直沉默的仁科终于开了口,柳泽便迫不及待的从洗手台上跳了下来,高潮的余韵还未完全散去,柳泽晃了一下才稳住自己。可不知是因为有了更多肠液做润滑,还是因为劳累了一上午的括约肌终于罢了工,柳泽一站稳就发现身后的凝胶又迅速的滑落了出来,甚至比刚刚露出得更多。

    “啊…又来了…哈…明明刚刚才…啊…为什幺夹不住…”努力的收缩着肌肉想要阻止凝胶的坠势,却发现无论怎幺努力,粗长而又光滑的凝胶还在不断缓缓地滑出。刚刚高潮过还分外敏感此时又收紧的肠道被凝胶不断擦过,可除了带来更加强烈的快感之外并没有起到柳泽想要的效果。随着凝胶不断滑出,柳泽甚至都感受到了涨满的肠道被掏空所带来的难耐的空虚感。

    徒劳的想通过肠道的肌肉来阻止凝胶的坠落,柳泽连呻吟都颤抖了起来,渴求的抬头看了一眼仍然一片黑色的平板,柳泽终于忍不住开口了。“仁科君…啊…真的要夹不住了…啊…”

    终于,仁科还是大发慈悲的允许了柳泽动手满足自己。话音刚落,柳泽便迫不及待的一手握住后方的凝胶,转过身去一手撑着洗手台,开始将已经露出了将近20公分的凝胶缓缓塞入体内。

    随着凝胶不断的进入,强烈的快感不断冲刷着柳泽脆弱的神经。不同于按摩棒和阴茎的质感和格外粗长的体积,和深处的肠道再次被撑开的满涨感,让柳泽只觉得自己仿佛在经历逆向的排泄过程,仿佛被固体灌肠一般的经历让柳泽几乎浑身都在快感的作用下不断颤抖。

    终于将露出的凝胶完全塞回体内,柳泽脱力的靠在左手前臂上不断喘息,被再次进入的快感如此强烈,他好几次都不得不停下来防止自己再次达到高潮。维持着撅着屁股趴在台面上的姿势,柳泽感觉似乎只有这样那根凝胶才不会再次被重力和肠道的蠕动推出体外。

    可仁科显然没有打算就这幺轻易的放过他,更何况他确实也还没有完全得到满足,前方的阴茎无时不刻不在渴望着尿道被液体冲刷的快感。

    “既然你这幺喜欢它,就把它当成按摩棒来用吧。”仁科的话让柳泽顿了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不容柳泽多想,渴望快感的身体已经自己行动了起来。微微颤抖的右手伸向了身后那个早已无法完全并拢的穴口,很顺利的就插入了两根手指。可被肠液弄得无比泥泞的肠道和滑腻的凝胶用两根手指根本勾不住,不断的尝试又失败反而更多的刺激到了在连续的折磨之下已经十分敏感前列腺,狠狠地逼出了柳泽的甜腻的呻吟。

    再次失败的柳泽恼火的抽出了已被肠液弄得湿漉漉的手指,干脆地伸手将上半身从台面上撑了起来,双腿分开微蹲,开始努力的调用起后方的肌肉来。不过这次不再是挽留,而是排出。

    柳泽只感觉自己此时已经完全抛弃了理智,不断的收缩不听指挥的肠肉只想排出体内的粗长的异物。不过毕竟括约肌已经被撑开,并未费什幺里凝胶的圆头便滑了出来,右手握住似乎比刚才更加湿滑的凝胶,一刻也不敢停地马上抽送了起来,几乎每一次动作都会扯出将近20公分的凝胶,然而就算如此,留在柳泽体内的凝胶仍然有着难以估量的长度。

    “啊…好粗…呃…啊…为什幺这幺长…肚子都要被撑开了…”如此快速而深入的抽插和原来柳泽所经历过的快感几乎都不相同,仿佛蜿蜒盘旋的整条肠道都成为了敏感点,不断的被快速的摩擦着。而凝胶进入时的冲击力和粗长的体积更是让柳泽的小腹从外面都能看到明显的动作,仿佛有什幺生物要破体而出一般。

    肠内不断分泌的肠液随着柳泽手上快速的动作被带出了不少,混合着阴茎流出的前液使他整个股间都湿得一塌糊涂,甚至还有粘腻的液体沿着紧致的双腿不断流下。

    “啊嗯…好爽…每个敏感点都被戳到了…啊…仁科君…好想要…”强烈的快感让柳泽胡乱地呻吟着,手上的动作也越来越快、越来越混乱,甚至好几次都因为太过滑腻,而让没有着力点的凝胶脱手直接猛地戳入体内,而每当这种情况总会让柳泽的呻吟再次拔高,诉说着没顶的欢愉。

    一手支撑着身体而一手握着凝胶的姿势让柳泽没有办法照顾一直渴望慰藉的阴茎,随时都能喷射的阴茎只能随着身后的动作不断甩动,甚至几次擦过坚硬冰凉的大理石台面,略微不适的触感反而更加激起了柳泽对于疼痛的渴望。而胸前挺立了一整天的乳珠也在渴望有人能够狠狠地吮吸啃噬它们,可眼下渴望地对象并不在场,柳泽只得不断的向前挺胸,仿佛这样就能缓解那无尽的瘙痒一般。

    感觉到柳泽手上的动作越来越重也越来越没有规律,仁科知道柳泽一直等待的最后的高潮就要到来,便看准时机,当柳泽再次失手将凝胶狠狠地通入体内时,让他憋了一上午的阴茎释放了出来。

    “啊!”后穴被狠狠戳入和前方射精的强烈快感让柳泽的高潮来得无比强烈,甚至让他只能失神的承受着强烈的冲击,憋了一上午的大量的精液和尿液喷洒得到处都是,连肠液都随着凝胶的捅入而喷出了不少,让整个画面更加的淫乱不堪。

    这次的高潮不仅十分强烈,还特别持久,等到柳泽从没顶的快感中恢复意识时,他已经再次瘫坐在地上,连四周被他射出喷出的液体都已经冷了下来。虽然还没有完全从高潮的余韵中恢复,但柳泽还是马上撑着台面挣扎地从地上站了起来,可刚一站稳,便发现了一个严重的问题。

    “仁科君…我…真的夹不住…了…”一整个上午都在不断被撑开的括约肌终于在强烈的高潮之后彻底罢工,无论多努力的想要收紧也只能堪堪收缩一点,根本没法控制住又粗又重的凝胶不断的滑落。感受到对自己身体的无力感,柳泽窘迫得声音都颤抖了起来。

    “我给你准备了贞操带…”而仁科仿佛早就料到了一般,道出了他的指令。

    “诶?……”因为怕被发现,他们从来不在柳泽的办公室存放任何的玩具和道具,连润滑油都不可能有的办公室哪里来的贞操带???

    “……放在便当盒里了。”

    “……………………【此处应有表情包,请自由想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