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御宅书屋备用网站无广告

怀孕12周 产检时被仪器操到高潮(狂野情人AU

    怀孕真的不是件好玩的事情,对于女性来说就很不容易,更何况他还是个男的。

    不过准确的来说,他也不是正常的男性,作为斑类,和普通的猿人男性差异还是有的。

    就比如猿人男性肯定不会像他现在这样,挺着39周沉重无比随时都可能卸货的大肚子,还得忍受着孕晚期不规律但又无法忽视的宫缩和各种让人难耐的生理反应。可对于后代渴望和繁衍的义务,还是让柳泽义无反顾的走了下去。

    虽然斑类的(黑)科技可以利用怀虫在肠道制造出让男性怀孕的器官,但毕竟是忤逆自然法规的操作,受孕率在本就艰难的斑类繁殖率上又打了几折。为了成功受孕,植入怀虫后几乎是全天候不断做爱的一周,就算是在精虫上脑的发情期内也让仁科有点吃不消,更何况由于物种差异而发情期和仁科间隔了小半年的柳泽。

    不过也许是上天保佑,疯狂的纵欲还是换来了满意的结果,虽然为了长子竟然是只狐狸而生了半天闷气,但柳泽还是十分高兴能够孕育属于自己和仁科的后代。

    但男性怀孕带来的一系列生理变化,让就算是身为医生的柳泽也只能措手不及的被动接受。

    就算有了科技的协助,雄性的身体仍需要不少的改造才能让大小都平安的度过40周的孕期。大量的激素类药物变得仿佛和氧气一般必须,虽然改良后的成分将对于男性性征的影响几乎消灭,可却无法避免其他方面的“副作用”。原本劲瘦且肌肉线条明显的身体在激素和饮食的作用下渐渐模糊了线条,结实的腹肌在还未显怀之前便变成了白嫩的软肉。而平摊的胸部则开始微微隆起,男性小巧的乳头也在激素的作用下不断胀大,变成了熟透的深红色。

    而激素和怀孕带来的生理变化也让柳泽的情绪产生了不小的波动,在外还要努力维持自己不苟言笑的绅士作风,但回到家中后,身体上的不适则使得柳泽根本无法控制自己的情绪,无法克制的情绪波动和爆发让柳泽自己都无法理解自己的行为。而原本超群的忍耐力似乎也完全抛弃了他,面对最细小的威胁也经常让柳泽本能的只想逃脱,虽然仁科安慰他这是保护胎儿的本能,可面对愈发不像自己的举动,柳泽还是十分气馁和烦恼。

    等到腹中的胎儿逐渐长大,柳泽才算真正的理解了当年长的同事得知自己怀孕时那诡异的笑容。

    男性容纳胎儿的孕囊是由怀虫改造肠道而来,对于别人来说可能无所谓,可对于被仁科将整个肠道都用药物改造得敏感度大涨的柳泽来说,他的孕囊此时仿佛就是一个无比敏感的袋子,还得兜着个不断长大的胎儿。孕早期柳泽便觉得身体略有异样,但因为胎儿的体形还太小,也只是偶尔的动作才会导致包裹着胎儿的羊膜与敏感的子宫相摩擦,带来一股从体内深处传来的异样快感。

    待到第一次产检前,羊膜包裹着已经略有体积的胎儿和羊水,将原本紧缩的孕囊不断撑大,同时也不断刺激着敏感的内壁。和平时性爱时完全不同,此时的快感完全不需要借助任何外力,随时随地都源源不断的从身体内部自发的产生,无论是工作时还是在家里,不断挑起柳泽情欲却又总是无法满足,逐渐高涨的欲望却似乎永远无法得到疏解,而仿佛被自己胎儿玩弄的错觉更是让柳泽十分抗拒。如此陌生而羞耻的快感让对自己十分严苛的柳泽只能选择靠意志力强行忍耐,对这陌生的感觉的恐惧和不安让柳泽别说是告诉他人,甚至连想都不愿意想起这件事。

    孕早期的产检项目都十分平常,虽然一直拖着个问东问西的牛皮糖仁科,柳泽还是非常快的走完了大部,此时的他根本就不想在陌生的环境里过多逗留,随着胎儿长大体内越来越明显的快感几乎快把他逼疯,却还要维持着面无表情的面具让柳泽十分焦躁。

    斑类利用怀虫孕育的胎儿一般都不会有什幺先天疾病,虽然很想翘掉剩下的检查赶快回家,但为了以防万一,柳泽还是乖乖的走进了男性产夫专用的b超室,当然还带着个不愿意被关在门外的拖油瓶仁科。

    可医生旁放着的并不是检查床,而是一张妇科检查椅。

    “这是要干什幺?不是b超吗?”还没等柳泽开口,跟在他身后的仁科便一个箭步冲了上来,直接站在了柳泽和还没来得及开口的医生之间。

    “这位家属不要紧张,因为怀虫制造孕囊的位置对每个人都有差异,男性孕夫在孕早期腹部b超效果并不想,所以孕早期的产检我们都是采用肛门b超来做的。”不过身经百战的医生对于冲动的家属也是见得不少,无视了仁科质问的表情,反而直接穿过仁科的肩膀直视着柳泽解释了起来,显然他知道身为孕夫的一方才是真正需要说服的对象。

    没有选择余地的柳泽只能沉默的拨开挡在自己前面的仁科,乖乖地脱下裤子坐上了检查椅。身为不到30岁的健康男性,他这也是第一次坐上妇科检查椅,但医生的脑子还是让他摆出了标准的截石位等待着对方接下来的检查。被无视的仁科也只能撇了撇嘴,坐在了柳泽另一侧。

    被盖在腿上的手术巾遮挡住视线的柳泽无法看到医生的动作,虽然检查的流程早已印在了脑子里,但此时被快感折磨得焦虑万分的柳泽根本无暇想那幺多,只想着能够尽快结束检查回到家中。

    “唔!”肛口突然被异物侵入和被挤入体内的冰凉凝胶,让毫无防备的柳泽反射性的挣扎了一下,一旁一直紧张的盯着他的仁科也被吓了一跳,赶忙握住了柳泽突然抓紧的拳头,转头狠狠地瞪了正在涂抹凝胶的医生一眼。

    “放松、深呼吸、放松,只是超声检查用的凝胶而已,我不会伤到你的。”埋头干活的医生压根没有理会仁科的怒目,仍然不断的往柳泽体内挤压着。大量的冰冷粘腻的凝胶不断进入体内,陌生的触感让柳泽全身的肌肉都紧绷了起来,努力的克制着起身逃跑的冲动,柳泽只得紧紧地抓住仁科的手掌来转移注意力。

    经验老到的医生仍然不断的安抚着柳泽紧张的情绪,待到凝胶涂抹完毕,先将准备好的探头向紧张的两人示意了一下之后才开始缓缓地送入柳泽体内。

    可就算有了心理准备,滑腻但坚硬的探头进入体内还是让柳泽十分不适,柳泽只能在脑内不断的催眠自己来克制着恶心的反胃感。

    “啊…哈…别…”然而突然改变方向的探头让柳泽的呻吟脱口而出,敏感的身体由于怀孕已经禁欲多时,几个月未得到抚慰的肠壁被坚硬的探头不断四处戳弄让柳泽本就苦苦忍耐的欲望突然高涨,久违的快感不断袭来,让柳泽根本招架不住,本能朝着仁科扭动着身体想要逃离陌生的入侵。

    “别让病人乱动。”正盯着屏幕专心寻找目标的医生连忙指挥着仁科安抚好柳泽,虽说斑类孕夫大多十分耐“操”,但检查时还是要小心为上。

    一直紧盯着柳泽的仁科几乎在医生还没开口之前,便已经站了起来,一手撑在柳泽头上方支撑自己,另一手则将柳泽的头掰向自己。“嘘…别紧张,我就在这里。”熟悉柳泽反应的仁科很快便意识到了柳泽的处境,不断安慰柳泽的同时也在心里给接下来自己的计划点了盏绿灯。

    “啊!不可以!那里…啊…不…”被体内不断勇气的快感折磨得喘息不断的柳泽突然感觉体内新生的部位被准确戳中,本能的感受到的威胁让柳泽本来有所平静的反应再次加剧,而仿佛身体内部被玩弄的陌生感和强烈的快感更是让柳泽矛盾的精神一点点的崩塌。一直安慰着柳泽的仁科也暗感不妙,柳泽头上的已经出现了两只毛茸茸的尖耳。

    “医生麻烦你快一点。”柳泽平时在外人面前的自制力几乎从未出现过松动,连语调表情几乎都不会轻易出现变化,更别提露出魂现了。此时不断耸动的一对尖耳分明地表现着主人的不安和紧张,若再如此下去,万一柳泽在这种情况下完全魂现,受伤的可能性绝对不小,“嘘…不要乱动…不然受伤了我会心疼的,放松…”

    终于找到孕囊口的医生也被柳泽激烈的反应吓了一跳,但很快便开始了对胎儿和孕囊的检查。不断划过囊口和下部的探头如实的在屏幕上反应着胎儿的情况,但此时的柳泽和仁科根本无暇顾及。陌生而敏感的器官被检查用的探头不断刮过,强烈的快感不断席卷而来,本就禁欲多时的柳泽根本无力招架,却又因为仁科的提醒而不敢乱动,只得被动的承受着。

    “啊…别…求你…不…啊…”似乎永无止境的检查让柳泽自怀孕以来便一直紧绷着的神经瞬间崩塌,面对陌生而强烈的快感柳泽只能不断呻吟着祈求着这“酷刑”能够尽快结束,一直以来牢牢挂在脸上的面具也早已被他抛到了九霄云外。

    “可以…”尽快结束检查的医生赶忙将探头抽出了柳泽体内,却刚说了个开头便被眼前的景象吸引得失了声。

    突然快速抽出的探头带动着整个敏感的肠道,微曲的头部一路碾压着柳泽的各处敏感点,甚至在抽出前还狠狠地碾过了一直未能得到抚慰的前列腺。早已被快感折磨得失神的柳泽终于被这最后一根稻草推向了顶峰,抽泣着达到了高潮。雪白的臀瓣间是被凝胶沾染得水亮的肛口,一圈红润的嫩肉吐出探头后微微外凸着,还随着高潮不断的蠕动,而高潮的肠道不断地收缩着将混着肠液的透明凝胶一股股地挤出,仿佛潮吹一般的美景让本该汇报检查结果的医生都看入了迷。

    直到啪的一声眼前的美景被绿色的手术巾遮了个严实,呆愣着的医生这才意识到自己刚才的行为是多幺的无礼而且失职,面红耳赤的将注意力放回面前的电脑,试图克制自己异常的举动。“咳…孕、孕夫和胎儿都一切正常,孕囊口位置在…咳咳、在直肠末端,胎儿的具体情况会和诊断书一起交给你们。”

    用手术巾盖住柳泽的仁科沉默的看了一眼紧张的医生,便又将注意力转回了柳泽身上。显然高潮之后回过神的柳泽意识到了自己刚才的反应过于失态,此时几乎将自己缩成了一团,只剩一双耷拉着的尖耳露在外面。抖动着的肩膀和低声的抽泣让仁科叹了口气,收拾了一下柳泽的衣物,便用手术巾将不愿露脸的柳泽包了起来,一把抱出了检查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