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御宅书屋备用网站无广告

【逆天狐妖之牧野之战】(6)

    20181030

    逆天狐妖之牧野之战06

    黄天化在一片一望无际的草原上奔跑,但是毫无尽头,他开始还大声呼喊一

    下妲己的名字,但是慢慢就放弃了,所以他既破不了阵,也出不了阵。

    刚才在战场上,他突然想到了自己的母亲贾氏,小时候在朝歌,她对自己四

    个兄弟是那样照顾,可惜他外出学艺,却得知自己的母亲被妲己那个妖女逼上摘

    星楼摔死。

    想到此处,他内心的愤怒就达到了,而且据说,他的父亲也并非死于战

    场之上,而是遭遇了妲己的偷袭被害的,这一切都让他对妲己恨之入骨,但是丞

    相一再劝告他,要等待仙界对妲己的惩罚,所以他一忍再忍,可是如果在阵中遇

    到妲己,他可不想管那么多,他恨不得自己能够用辟邪宝剑直接将对方斩杀。

    正在胡思乱想着,突然听到一阵曲转悠扬的小曲儿。

    「咦这不是我童年时候哼唱的曲子吗」

    他不自觉地站起身,顺着曲子的方向慢慢走过去,但是在这茫茫的草原之上,

    他只觉着越走越远,但是那声音却似乎始终和自己保持着一段距离。

    慢慢地,黄天化开始有点焦躁不安起来,但是他突然想到,这是在妲己的阵

    中,恐怕这是妖女的圈套,于是他赶紧调理气息,闭目养神。闭上眼睛之后,他

    感觉声音越加缥缈起来,让他感到昏昏欲睡,黄天化皱皱眉头,努力让自己的精

    神集中起来,可是还是感觉受到了各种的影响,慢慢地居然睡了过去。

    睡梦中,黄天化好像回到了很小的时候,他和两个弟弟在一起玩耍,这时一

    个妖艳的美妇人来到他们跟前,只见那美妇人长发及腰,身上穿着一件奇怪的衣

    服,看材质应该是丝质,前摆很短,把她修长的美腿衬托得格外显眼,而最为令

    人侧目的则是美妇人一只赤裸在绣鞋外的美足,大一分显得笨拙,小一分显得轻

    飘,白皙的皮肤没有一点褶皱,五根脚趾上边涂抹着黑色的水粉,这种情况很是

    少见,但是却彰显了一份无法遮掩的神秘气质。

    「哥哥,那位夫人,好漂亮啊」

    「别多事,父亲不是教导我们,陌生的人不要接近。」

    「哥哥教训的是,那我们不如早些回家吧。」

    「嗯」天化点点头,一手拉着一个弟弟就想走。

    「三位小弟,莫走啊」

    那美妇人一声娇嗔,声音慵懒充满了魅惑,若是成年男人,听了这样的媚声,

    恐怕骨头都已经酥了。

    「别理他,我们快走」

    天化人虽小,但是警惕心很重,拉着两位弟弟脚步更快,可没走几步,也不

    知道那美妇人用了什么法子,居然一下子出现在了三个人的前头,「哎,都说不

    要走了,你们怎么不听话呢」

    「你要做什么」

    天化壮着胆子说道。

    「没有什么,我是北山的女妖,平日最是爱护我这双美脚,总要找人侍奉,

    可惜我那山中之人已经尽数被我累死,我下得山来,看到你们模样可爱,小小年

    纪,相比口舌自是柔嫩得很,想要让你们用舌头给姐姐保养一下脚。」

    「呸我等都是名将之后,我管你是不是女妖,必不可让你这样羞辱」

    「哈哈,小小年纪,还有点脾气,只是你们这样三个小家伙还想反抗吗」

    说完之后撅起性感的嘴唇,轻轻吹出一股甜腻的气息,天化向后一跃同时立

    刻捂住了鼻子,可是他的两个弟弟没有躲过,闻到气息之后,呆愣愣地走到美妇

    人跟前,一人一侧,趴在地上居然舔起美妇人的脚趾来。

    天化火冒三丈,握紧小拳头就要上前拼命,那美妇人让天化的两个弟弟都聚

    到自己的左脚,右侧的玉足微微抬起,眼中充满了不屑之情,刚才还一心想要拼

    命的天化,见到那妇人的玉足,居然浑身不受支配,如同被对方按住了身体,乖

    乖地跪在了玉足面前,随即伸出舌头舔舐起来。

    「不,不可以」

    天化努力摆脱挣扎着,然后猛地一下突然摔倒在地上,他赶紧睁开眼睛,原

    来是做了一个奇怪的噩梦。

    天化长长地出了一口气,赶紧摸了摸,发现自己的辟邪宝剑还在手上,这才

    掸掸衣服,站起身来。

    「该死,还要困在这里多久呢」

    「不用很久了,黄天化本宫来替你解脱了哈」话音说出,只见妲己从远处

    飘飘而来。

    「妖女,你总算现身了你」

    黄天化刚想继续说,突然愣住了,原来,他发现妲己的衣着居然和刚才自己

    梦境中的美妇人如出一辙,只不过眼前的妲己比那美妇人还要再美上几倍。

    「哈哈哈你明白了吗其实我早就在这阵中了,只不过刚才用了点小手段,

    给你的脑子里装了点好东西。」

    「妖妇不要脸,你是想让我分神吗妄想,看剑」

    说完,黄天化举起宝剑便刺。

    妲己一点都不着急,双手打了一个响指,草地上凭空就升起了一把金凤靠椅,

    妲己优哉游哉地往上一靠,然后玉足微微抬起,正事那双绣鞋,鞋尖有些光滑的

    毛穗,脚后跟从鞋里出来,妲己便用自己的脚尖挑着绣鞋,在那里一下一下地晃

    着。

    「歪门邪道,看我劈了你」

    黄天化怒吼着

    「哼哼,看看你有什么本事,据说你那辟邪宝剑还挺厉害的吗就看看能不

    能敌得过我的这双玉足啊」

    黄天化不再理睬妲己的挑衅,提着宝剑继续向前,一身的怒气,杀母杀父的

    大仇让他浑身颤抖,血灌瞳仁。

    已到切近,黄天化辟邪宝剑举至半空,只听「啪」地一声,妲己那绣鞋不早

    不迟就在这个时候从脚尖上落在地上,妲己一只完美的玉足呈现在了黄天化面前,

    黄天化还想再吼两声,但是看到玉足的一刹那,他发现自己体内真气乱了,妲己

    玉足散发出迷人的光泽,仿佛一件至高的法器,吸走了黄天化辟邪宝剑的所有光

    芒。

    黄天化只觉着口干舌燥,对着玉足只想跪拜,亲吻,舔舐。

    「哈哈哈哈孩子就是孩子,是不是高估自己了啊,搞了那么大的阵势,

    对付你还不是一只脚就够了。」

    「你」黄天化很想反驳对方,但是自己的眼已经不争气地被钉在了妲己

    的玉足上。

    「呵呵,是不是移不开眼睛了啊提醒你啊,想要反抗就赶紧加把劲,我这

    双勾魂玉足可是很欺负人的,你定力越弱,它就魅力越大,而你看得越久,就会

    约无法自制,所以呢,如果这时你反抗不了,恐怕多半只能被本宫的玉足作践了

    呢」

    黄天化似乎被这句话点醒,用尽了自己所有的定力闭上眼睛,然后举起剑刺

    出一击,只可惜他的力量已经全部用在抵抗妲己的魅惑之上,这样的攻击既没有

    力量也没有准星,妲己动也没动,笔直的玉腿伸直,将黄天化的胳臂一夹,微微

    用力,黄天化就疼得难以支撑,「啊」地一声惨叫,辟邪宝剑应声落地。

    「来得刚刚好给我好好看」

    话音刚落,妲己的玉足已经伸到了黄天化的切近,同时肆意地转动炫耀着,

    黄天化只觉着满眼都是妲己的玉足,再也容不得其他东西,也不知道妲己的玉足

    在黄天化眼前转了多少圈,但反正停下来的时候,黄天化的眼神已经变得没有了

    刚才的生机。

    妲己接下来玉足前倾,脚趾对着黄天化的头部,之后轻启朱唇,吹了一口气,

    黄天化似乎猛地吸进了毒药一般,突然浑身燥热难当起来,同时下身的肉棒直挺

    挺地耸立起来,「啊,给我,让我舔你的脚」

    「哈哈哈你想舔就舔吗你以为你是谁啊」

    「求求你,难受,让我舔,行不行」

    「好啊,那么你要乖乖叫我一声妈妈才行。」

    「妈妈,妈妈,求求你,好难过啊。」

    「别急啊,我来问你,我是你的妈妈,那么当年我逼着跳下摘星楼的又是谁

    啊」

    「这您说,您说她是谁就是谁。」

    「那她当然是你的养母了。」

    「对,您才是我亲妈,她是我的养母。」

    「那么黄飞虎那个叛党呢」

    「他是我的养父。」

    「哈哈哈哈,真乖,那你先赏你舔两口吧。」

    黄天化如获重赦,疯狂地一点点舔舐起来。

    「乖儿子,妈妈再给你看个东西吧,就是你那大逆不道的养父,你可知道他

    是怎么死的」

    「孩儿不知」

    「你来看」

    妲己说完,再次变出狐毛,半空中出现了一个隐隐约约的景象,也不知道周

    围是什么环境,只见地上躺着一个甲胄在身的男子,看样子自然是武成王黄飞虎,

    而他虽然上身甲胄齐整,下身的裤子却已经撸下,他的头部被固定在一个不大不

    小的透明盒子里,盒子里赫然还有一只玉足,往上看,玉足的主人正是妖艳的妲

    己无疑。

    只见妲己怡然自得地吃着水果,而玉足则在盒子里轻轻晃动,时不时还搓动

    一下脚趾,黄飞虎则面目狰狞,满脸通红,努力歪着头想要避开妲己的玉足。

    黄天化直看得血脉膨胀,恨不得那盒子里的人是他自己,但接下来他的眼越

    看越直,只见黄飞虎似乎一直在里边憋着气,实在忍不住胸口起伏了一下,似乎

    是别逼无奈松了口气,只见妲己的玉足也恰如其分的在那个时候晃得更加起劲,

    而随着妲己玉足的晃动,黄飞虎居然将粗糙的大手放在了裆下,然后一脸躁动地

    撸了起来,妲己荡笑连连,将自己的玉足在黄飞虎的鼻尖上一点,黄飞虎的下体

    居然就此喷出了点滴的静液,不过看上去,那静液已经非常稀薄了。

    「怎么样我的儿,妈妈的手段如何啊」

    黄天化不明所以,茫然地摇了摇头。

    「你这叛党养父被我写入了记忆,只要闻到我玉足的味道,就无法停止射精,

    直到闻着妈妈的脚香给射到死」

    黄天化双眼发直,因为随着妲己所说,他已经看到黄飞虎痛苦地挣扎着,但

    是实在无法逃脱妲己致命的玉足,一会儿功夫,几乎已经要射出精血了。

    「乖儿子,你这叛党养父是否该死」

    「妈妈,他该死。」

    「妈妈这手段是否厉害」

    黄天化扑通一下跪在地上,「妈妈的玉足举世无双」

    「哈哈哈哈,既然如此,那就继续来妈妈足下沉沦吧」

    「谢妈妈」黄天化完全没有了思想,得到恩赐沉浸在妲己玉足带来的满足

    当中。

    妲己看着脚下的黄天化,忍不住露出了得意的微笑,看到对方舔了片刻,她

    突然脚向后一抽,随即腾身跃起,而刚才变出的椅子也就此当然无踪。

    「妈妈,妈妈,您去哪里」

    黄天化一阵惊慌,忙不迭地问着。

    「哈哈哈,黄天化,叫妈妈叫得很开心啊」

    说完这句,妲己的玉足对着黄天化一指,一道黑色的电光从玉足直窜黄天化

    的面门,黄天化丝毫没有躲的意识,就生生中了这样一下,不过他并没感到疼痛,

    只是感觉脑子慢慢发散,突然间,一个轻微的针扎的感觉刺激到他的脑壳,黄天

    化瞬间精神过来。

    「哈哈哈,你醒了,好好看看刚才自己做了什么吧」

    黄天化一愣,突然脑子里像播放电影一般,比现实还要清晰的感觉油然而生,

    他清晰地感觉到刚才怎么为了舔到妲己的玉足而认她为母,更是将自己的生母当

    做养母,而再次看到自己的父亲被妖女羞辱而死的情形,他既悲痛又愤怒,然而

    自己刚才的一句句话如同利刃一般侵袭着自己。

    「哈哈哈哈哈,黄天化,为了本宫的玉足,我看你是连脸都不要了吧」

    妲己怡然自得地浮在半空中,一句话就让黄天化全身颤动,羞辱感瞬间爆棚,

    而黄天化也感觉自己浑身越来越乏力,他原本以为是气氛所致,却哪里知道自己

    的法力已经被羞辱杀阵吸收殆尽。

    黄天化渐渐觉着举起辟邪宝剑都开始吃力,但是他还是象征性地去尝试攻击

    妲己,只是他发现自己没有法力无法升空,连碰都碰不到对方一下,这种痛苦的

    感觉让他继续感到羞耻,从而越来越无力抗争。

    妲己魅惑一笑,「好了,你也可以交待了。」

    话说完,自己在空中盘旋半圈,然后一直玉足点在黄天化的头顶,黄天化只

    感觉如同泰山压顶一般,再联想刚才被妲己的玉足戏耍,整个人彻底崩溃。

    妲己稍一用力,黄天化扑通一声,被压得跪倒在地,再也无力挣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