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御宅书屋备用网站无广告

重生的魔王城(04)

    久别的见面礼

    在和平的千年里,对于这片曾经令全世界恐惧不已的森林,地表诸国名义上

    没有中断过关注。

    在魔王被退治之后,由天使们的主导着、十几个观察哨所被秘密地建立起来

    啊。

    当时这一举动让各国高层们既不解又恐惧,好像天使们非常笃定魔王一定会

    东山再起一般。

    一次一度地、这些哨所被交付给最精锐的部队驻守,同时还派遣了经验丰富

    的冒险者作为协力。

    然而随着时光的流逝、长久的和平与国家间的猜忌最终使得这些哨所沦为了

    尾大不掉的面子工程。

    驻军从联合的精锐变成各国独立的部队,进而退化了为了三流辅助兵,甚至

    有些国家会专门把不服管教的刺头、无可救药的老油子等等发配过来。

    对哨所的负责人的评价也不断的退化,一开始被赞美为地表文明的守夜人,

    享受着英雄般的待遇。

    后来渐渐蜕变成了被发配的废物、作恶多端的军阀和混吃等死的闲人。

    这其中唯一一个异类是精灵王国经营下的南部观察哨的负责人,曾经作为冒

    险者讨伐过魔王的女精灵玛佩尔。

    千年之前玛佩尔还仅仅是个刚刚长齐了毛的精灵少女,带着一腔热血踏入魔

    王城中。

    然而她并不是成功回到地面的幸运儿、在攻略第6阶地城时,玛佩尔的小队

    迎面撞上了十几头身披重甲的巨人。

    队伍里的两个男性精灵巨人们用巨大的钉锤当场打成肉泥,幸存者们被吓得

    失散奔逃,然而据记载没有一个人成功回到地面。

    幸运的是在玛佩尔陷落之后不到两个月,大名鼎鼎的救世主葵希罗就完成了

    退治魔王的伟业。

    饱受折磨的玛佩尔和其他幸运的俘虏们一同被解救出来。

    获救后的玛佩尔说明了自己小队覆灭的过程,但是对之后两个月内发生的事

    情始终回避着,因此一度被质疑为魔王军的间谍。

    出人意料的是,一般不在意某个个体命运的天使们,特别出面保证了玛佩尔

    的忠诚,她也由此因祸得福的被派驻在新建立的哨所中,协助进行对魔物城遗址

    的观察。

    随着时间的流逝,哨所的负责人或故去或调离,到了千年之后,已经完全成

    为了成熟女性精灵的玛佩尔成为了南部观察哨的唯一负责人。

    如今的玛佩尔因为常年在野外活动,本来白皙的皮肤变成了微微的褐黄色,

    这让她在同族中遭遇了不少白眼深褐色的皮肤是黑精灵的标志,而黑精灵一

    族生来就是精灵中的异类,她们把性行为视作与吃饭睡觉一样的日常活动,女性

    黑精灵如果在成年礼之后还是处女之身,就会被嘲笑为没有魅力。

    在魔王军肆虐之时,黑精灵们并没有对魔物们抱有多么深的敌意,她们牢牢

    地把守着自己的一个个村庄,不管外界人的死活。

    甚至有大量的传言称黑精灵们会主动的和魔物进行性交易,来获取安全保证

    以及物质供给。

    肤色类似黑精灵已经够受的了,更要命的是玛佩尔在被救出之后,胸部居然

    发生了再次发育,从普通的大小膨胀成了惊人的巨乳。

    精灵文化中保守的观念认为胸部的作用只是哺育后代,而胸部越大则代表着

    生育过越多的孩子。

    玛佩尔的这种变化让族人们浮想联翩,各种有关她被俘经历的风言风语四处

    传播。

    尤其到了如今,精灵士兵已经不再驻守南部观察哨、玛佩尔的部下全都是来

    着其他种族的雇佣兵。

    这些老油子们津津乐道的传播着玛佩尔的各种八卦。

    比如有种说法是,玛佩尔在被俘期间被狗头人操的怀上了种,之后悄悄地在

    远离哨所的森林里生出了一窝小狗崽子,而她至今仍会定期进入森立和自己的子

    子孙孙们交尾。

    又有说法是,玛佩尔的肛门里寄生着一根长长的触手,每晚都会从菊花里伸

    出来狠狠地操她的骚屄和嘴。

    巨乳的「淫荡」

    长官几乎成了这些男人们共同的意淫对象,每个人都想象着玛佩尔在自己胯

    下揉着屁股浪叫的样子撸过管。

    有些大胆的佣兵甚至会趁着玛佩尔外出巡视把发黄的精液射在她的座位上,

    然后在走廊里扔上几条臭鱼来作为掩饰。

    今天,玛佩尔像往常一样坐在涂过十几人精液的办公椅上处理着公务。

    眼看太阳要落山了,相当疲惫的她想要伸个懒腰返回自己的专用住处。

    办公室的大门突然被撞开了,吓了一跳的玛佩尔连忙抬头,发现进来的是今

    天值班巡视森林的中年佣兵。

    「不不好了森林里今天突然冒出了奇怪的黑雾,跟着我巡林的兄弟一

    碰到物就发疯了」

    佣兵气喘吁吁的颤抖着,彷佛非常恐惧的样子。

    「冷静下来,中士」

    玛佩尔镇定的命令道「告诉我发生了什么」

    「冷静冷静你b你坐在这里知道什么他们一碰到雾、就开始全身

    脱水,马上就变成干尸一样然后,然后操t的那些干尸开始扑过来啃其他兄

    弟的脖子我要不是跑的快,现在已经变成干尸屎了」

    向来以冷静着称的玛佩尔居然露出了比佣兵更恐惧的表情。

    奇怪的黑雾、干尸化的士兵,这两点像极了千年前,魔王军中死灵法师们经

    常在战场上使用的法术。

    不过魔王时候,各地偶尔也会有对他们的目击报告,所以目前最好的情况是

    本地出现了游荡的死灵法师,而不是总之要赶紧上报,玛佩尔这样想着,把

    手伸向了联络精灵王国情报部的水晶球。

    然而在触碰启动联络前的一刹那,玛佩尔纤细的手腕突然被人死死地抓住了

    惊讶的抬起头的玛佩尔发现中年佣兵正一边压制住自己一边像过电一般的颤

    抖着。

    「长官你不要怪我那些狗rd干尸跑的那么快,我也被咬了啊」

    「但是,但是那个女人说过了,只要我回来、回来狠狠的操你一顿、她就会

    治好我。而且、而且她说无论怎样不能让你联系外面」

    玛佩尔从他的话语中感受到了巨大阴谋的气息,她焦急地呵斥着疯狂的部下。

    「你疯了吗现在唯一得救的路就是赶快寻求上级的支援而且就凭你一个

    佣兵,想强暴我你不怕直接被砍掉脑袋吗」

    佣兵愣住了一瞬间,玛佩尔乘机把手抽了出来。

    刚要拔出佩剑斩杀这个懦夫的时候,中年佣兵发出了一阵瘆人的奸笑。

    「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

    「那个女人说了,只要把这个给你看」

    说着他一把扯烂了自己的上衣,满是体毛的胸口上赫然露出一个用鲜血画出

    的倒五芒星,在每个角上都点缀着简单却魔力无穷奇怪文字。

    玛佩尔愣在原地,下一个瞬间,鲜血画成的五芒星开始发出刺眼的红光,同

    时玛佩尔也惊恐的扯开胸口露出一对硕大的坚挺乳房,乳房上对应着也开始浮现

    出倒置五芒星的图桉,不过闪烁着的是催情的粉色光泽。

    「不」

    玛佩尔绝望的大叫着「不可能还有效的,天使们」

    话还没说完,玛佩尔的眼睛中的情绪就从惊恐绝望,转变成了欲火难耐的勾

    引与挑逗。

    她一边娇喘着一边扭动着屁股,右手托起自己的左胸,用嘴巴咬着挺立的乳

    头;左手伸进精灵女性军官的制服裙下,熟练的摆弄起自己淫水泛滥的肉穴。

    中年佣兵见状猥琐的憨笑着、直接把坦胸露乳的长官扑到在地,一把脱下自

    己的裤子,一根黝黑的肉棒瞬间挺立在玛佩尔面前。

    没等佣兵说任何话,玛佩尔主动的张开嘴巴把积满了包皮垢的腥臭肉棒整个

    吞下,用丰满的嘴唇熟练的侍奉起来。

    在两人纠缠在一起淫乱着的时候,从被撞开的大门里走来了一位一头宝蓝色

    长发的妖艳美女。

    她身上穿着黑色的皮质装束,但是重要部位完全没有任何的遮盖,一对大得

    惊人的超级巨乳随着她的步伐弹跳着,故意露出的跨间,一根大的惊人的肉棒耸

    拉着盖住了诱人的粉色肉穴。

    美女不慌不忙地来到玛佩尔的办公桌旁边,一边挠着伸出头顶的狐狸耳朵,

    一边拿起她的每日报告随意翻动着。

    此时报告的主人在被佣兵疯狂的操着肉穴,毫无顾忌地大声娇喘着。

    美女把报告翻到了今天的日期,操起座子上的鹅毛笔,在「魔王城遗址情况」

    一览里,用纤细的花体写上了「今日、无事发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