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御宅书屋备用网站无广告

来,打一架(7)

    “喏,我爷爷给你的。”

    裴希臣刚过来,眼前一个东西闪了一下,下意识接过,最后稳稳当当地掉到他怀里。

    是一本英文原版书,目前已经都绝版了,没想到叶爷爷竟然把这么贵重的礼物送给他。

    裴希臣拿着书的手顿了一下。

    这次叶柯叫自己来,肯定是有很重要的事情要说,他隐隐能猜到是什么,只不过他不相信叶柯会就这么……就这么……放手?

    裴希臣皱了皱眉,心下有些烦躁起来。

    这边是别墅区,晚上没多少人,外面温度还挺低的,冷风吹在脸上有一种刺骨的寒意。

    云潇穿着一件oversize的外套,里面套了一个套头连帽卫衣,带着一个鸭舌帽,揣兜靠在一旁。

    因为身份的特殊,叶柯的衣柜里几乎全是这种风格的衣服,云潇其实还蛮喜欢的,简洁又大方。

    裴希臣看着眼前的这个人,心下有些复杂。

    如果不是因为无意间知道了叶柯的秘密,他真的几乎认不出来眼前的这个人其实是女孩子。

    虽然她模样容貌过于精致了些,或许以前还会有所怀疑,但是现在的叶柯,她浑身上下的气质,几乎会让人下意识忽略她偏女气的容貌,而被她逼人的气势给吓退。

    今天她对他的反应也和之前截然不同了。

    她抬头看了裴希臣一眼,知道他在纠结什么,多余的话不必再多说,他是个聪明人,自然会知道这次叫他来到底是想表达什么。

    云潇等了一会儿,随后把外套的拉链拉到了最上面,领子高高竖起来,又是一阵冷风吹过来,她又把套头帽带上。

    “裴希臣,再见,我走了。”

    叶柯走了,叶柯和过去彻底说再见。

    她说罢便直接转身往前面走过去,路灯打下,映着她的身影显得尤为颀长,两人住所离得很近,她的身影很快消失不见。

    裴希臣手里拿着那本包装得很精美保护得很好的书,突然觉得犹如千斤重,期待很久的这份莫名的责任突然没了,他应该松了一口气才是,为什么此刻心里却是沉甸甸的,甚至有一种说不上来的烦闷之意。

    她说得是认真的,和今天在教室里随口说的那一段话一样,都是认真的。

    云潇很快回到了屋里,温暖瞬间将她包裹住,等彻底瘫躺在床上,这才感觉自己彻彻底底又活了过来。

    这边的温度昼夜温差极大,再加上叶家这边的别墅区算得上半个郊区了,走到外面真的能冻成狗系列的寒冷。

    “我咋觉得裴希臣对叶柯的感觉有点不一样了?”

    系统刚才一直都在观察着裴希臣的反应。

    “他那是习惯懂么。习惯这种东西很可怕的,因为责任感,他照顾了叶柯十多年,突然被对方提前单方面推开,自然心里会别扭不舒服。不过过一段时间就好了,现在习惯了有叶柯在,到时候也会习惯了没有叶柯在,时间会冲淡一切。”

    云潇懒懒地回道。

    系统听到云潇说这话,总觉得她在意指什么。

    它停了一会儿,突然来了一句。

    “裴希臣对叶柯的感情真的只是责任感吗?”

    云潇嘟囔了一句,系统没听清她说的什么,她已经睡过去了。

    第二天去学校的时候,裴希臣下意识地准备去叫叶柯去学校,直到司机提醒时间,他才恍然意识到昨天晚上的事情不是大梦一场。

    “林叔开车吧,去学校。”

    从今往后,都不用再等这个人了。

    云潇今天确实起晚了,昨天在游泳池里扑腾了那么久,再加上又吹了一路的风,虽然有她的能量加持,这具身体的体质到底还是弱了些,她华丽丽地感冒了,不过是小感冒那种,不妨事。

    云潇昏昏沉沉地坐上了车,拿上陈嫂偷偷给她煮的药汤就去学校了,虽然是个小感冒,但是让要是让叶家那一家子知道的话,指不定给送医院了。

    等云潇下车的时候,发现前面的裴希臣也刚下车,还真就赶上巧了。

    裴希臣瞅了一眼云潇那裹得严严实实的样子,又看她状态有些不对,几乎是身体本能的意识,他下意识停了脚步,等云潇过来的时候跟了上去。

    “你怎么了?”

    “感冒了,你离我远点,别传给你。”

    云潇带着口罩,声音闷闷的,脚步不停地往前走着。

    她话里话外的意思再明显不过,裴希臣蓦地又想到了昨晚上的对话,脚步停了下来,看着云潇一点一点走远。

    另一边校门口处,被挡住了好几个学生,而且还是熟面孔。

    难得老樊亲自查一次岗,一个个都被逮到了。

    “把校服拉链拉好,一个个半吊着像什么样子!你们是学生,给我拿起学生的精气神!”

    人群里一片哀嚎。

    “秦瑟!”

    老樊眼尖地看到了走在后面的秦瑟,下意识地叫了一声。

    “嗯,干嘛!”

    秦瑟懒懒地抬头看了他一眼。

    “呃……没事,好好学习,不要惹事!”

    秦瑟穿得整整齐齐的,校服拉链拉到胸口的地方,双手揣在兜里,再加上他本就长得极好看清俊帅气,这么一瞅,还真就像模像样的,都能给学校拍宣传片了。

    老樊假意轻咳了几声,将秦瑟放过去了。

    “卧槽,为啥秦哥穿得这么整齐?!”

    “大概是觉得麻烦——吧,瞅我们现在的样子,就知道为啥他那么做了。”

    陈储从初中就和秦瑟一所学校,算是最了解秦瑟的一个了。

    “可能还会觉得丢人,毕竟以他那骚包自恋的性格。”

    “……你说得对。”

    秦瑟在前面走着,眼尖地发现了一个熟悉的人。快步走上前,长臂一伸,一把将云潇圈在了怀里。

    “呦,怎么一个人,你的裴什么呢?”

    云潇眉角一跳。

    “离我远点!”

    云潇一把去推他,对方却是纹丝不动。

    ……这家伙是bug吧!

    不过这个身体体质确实差了点,她得好好锻炼一下了。

    “这么无情的吗!好歹也是一起扫过男厕所的人了,厕所情都没有吗?”

    秦瑟装出一副伤心的样子。

    “不过你怎么捂得这么严实?怎么了这是?”

    “感冒传染。”

    意思就是让秦瑟有多远滚多远。

    “好久没感冒了,想增强下抗体免疫力,和你蹭蹭是不是就能传给我了!”

    秦瑟轻笑着说完,另一只手就打算去碰云潇的后颈。

    后颈传来一丝微凉,云潇瞳孔微缩,待那指尖刚碰上去的一秒钟,下一刻云潇一脚就将秦瑟踢开了。

    “滚!发骚一边去!”

    秦瑟耸了下肩膀,笑了笑,也没再缠着她,摆摆手往前走了。

    云潇瞅着秦瑟那潇洒的背影,心里再次传来那种熟悉的感觉。

    这个人给她的感觉真的挺熟悉的,不过……还是想不起来,再且,她也不可能和这些小世界里的人有什么交集。

    应该是她想多了。

    不过……

    “我怎么觉得这个世界的反派有点……不一样?”

    系统听她这么说,不禁问道:“哪里不一样?”

    “格外的……骚?”

    “……”

    感冒养了几天终于好得差不多了,这几天裴希臣对她的态度却很不对劲,时不时往她这边瞅几眼,一副要说不说欲言又止的样子,再怎么迟钝的人应该都看出来了,例如宋珊。

    纪雯雯看她的眼神也越来越不对劲儿,那双看似无害的眼睛里敌意越来深。

    云潇觉得纪雯雯最近可能会搞出来点什么事。

    最近除了学习还是学习,实在是闲得蛋疼。

    “你没有蛋,谢谢。”即便有,也是一颗假蛋。

    系统如是提醒道。

    “……”

    云潇反手把系统屏蔽十分钟,动作再熟稔不过。

    体育课上。

    刚刚巧一班的体育课是和六班的体育课一起上的。

    云潇瞅着旁边那排排站好,不少熟悉的面孔时,顿时觉得不是冤家不聚头,秦瑟那货还旁若无人地往这边挥了挥手,笑的坏坏的,全然没有初见时候的那股子疏离劲儿。

    阳光打在他的身后,仿佛比谁都要耀眼的一个人。

    但是云潇清楚地知道,这家伙实际上是个冷血到骨子里的人。玩世不恭地行走,冷眼看着一切,该割舍的会毫不犹豫地尽然割舍掉。

    这样的人会为了得到纪雯雯而变得疯狂,着实让人想不通。

    “因为纪雯雯在他最低谷的时候救了他,仅此而已。”

    系统适时地补充道。

    “是吗……”

    她倒是没有想到这样的一个人会如此轻易地交出一颗心。

    “按照剧情走向,他黑化的因素是纪雯雯,你只要尽量避开这一点就行。

    云潇随口应了一声。

    两个班的体育课是一起上的,互动自然也是一块儿的,体育老师觉得这些孩子们还是多些接触比较好。

    于是排球比赛,两个班的人混在一起分队进行组合。

    似乎是命中注定一般,裴希臣和纪雯雯一组,秦瑟和云潇一组。

    两大组里还有其他人,只不过云潇只记得个别人,例如和纪雯雯一组的另一个6班的男生,就是当初出手偷袭她的那个,好像是叫吴峰。而另一个和他们一组的就是宋珊和林威了。

    林威跑过来抬手和云潇击了个掌。

    “芜湖,幸运!和老大一组!”

    站在一旁的秦瑟双手环胸,似笑非笑地看了云潇一眼。

    云潇斜睨了他一眼,没理会。

    除了从始至终处于崩溃怀疑人生状态的宋珊,这边这组大体上氛围还不错。

    另一组这边的情况……也还好。

    本来纪雯雯是跟在裴希臣身边的,但是裴希臣的注意力却一直放在对面的云潇身上,皱着眉,一副生人勿进的样子。

    纪雯雯叫了他好几声都没理会。

    摸不准目前裴希臣对叶柯的态度到底是怎样的,纪雯雯也怕一个不小心把那层窗户纸捅破,到时候不好收场就坏了。

    她转而朝向另一边,眼尖地瞅见那个在一脸烦躁地玩着排球的男生,眼底飞快闪过一抹算计之意。

    这个人应该是6班的吴峰吧,据说之前和叶柯打了一架没打过,一直对叶柯存着怨恨之意,而且和秦瑟一直磁场不和。

    秦瑟……

    提到这个名字,纪雯雯下意识打了个哆嗦。

    这次她绝对不去随便招惹这个疯子了。

    飞快地瞥了一眼那边懒懒散散似乎还有些困乏的秦瑟,纪雯雯收回惊恐的目光,转过身继续朝吴峰走过去。

    或许这个人可以稍微利用一下。

    ※※※※※※※※※※※※※※※※※※※※

    纪雯雯:我不过就是看他长得好看,路过时多看了一眼,为什么上一世这个疯子就缠上我了!

    秦·疯子·瑟:嗯?你别胡说,我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