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御宅书屋备用网站无广告

【信是有缘】第一章

    作者窒息中

    20181030

    字数310

    信是有缘第一章

    肖狸奴出生那天是十一月四日,正赶上雨大风疾,肖妈妈一不小心扭了下腰,

    结果预产期提前一个月,幸好一番折腾母子平安。肖教授坐在暖烘烘的炕头,抱

    着猫崽子似的小闺女,笑的合不拢嘴,文人酸腐之气大作,「风卷江湖雨暗村,

    四山声作海涛翻。溪柴火软蛮毡暖,我与狸奴不出门。嘿嘿,爹的小狸奴,咱爷

    俩就在炕头煨着,哪都不去」

    肖狸奴懂事以后,简直恨死这个破名字了,尤其是一群孩崽子远远地叫,

    「小狸奴,小狸奴,喵 哈哈,喵」,那声喵有多么荡气回肠,她就有多么

    恨肖教授,世界上那么多好名字,干嘛非得给她一个猫名。

    肖狸奴有爹疼,有妈宠,有一大群朋友喜欢,人长得乖巧可人,又聪明伶俐,

    学习从来拿优等,是所有老师心尖上的肉,除了一个让她困扰的名字以外,再没

    有什么不完美了。顺顺当当的大学毕业,然后在b大附属幼儿园当了一枚光荣的

    人民幼师。

    相比较上帝宠儿肖狸奴,石楠生就简直像是上帝从垃圾堆里扒拉出的。七岁

    上,老子在演习时救助战友英勇牺牲,烈士家属的殊荣并没有留住他的妈,趁着

    年轻颜色好改了嫁,想当然没有带走石楠生这个拖油瓶。还好村里叔叔婶婶们心

    善,有自己孩子一口吃的,就有他一口吃的,虽然都穷,好歹是拉拔着长成半大

    小子。

    到了十四五岁上头,村支书宰了家里打鸣的大公鸡,请武装部负责征兵的干

    部喝了一顿酒,又沾着烈士子女的光,糊弄着瞒住岁数,把他送进了部队的大熔

    炉。老支书叼着烟袋子,语重心长的跟他说,「仔儿呀,以后混好混孬都看你自

    己个了,少说话,多学本事啊老叔等你风风光光的回来」

    勤快随活有眼力见还肯学知识,就这么着,石楠生从一个大头兵一步步爬到

    了一个小排长,命运真正的转折点,是他被抽调到h特种大队,世界为他打开了

    一扇截然不同的大门,身边全是各种人尖子里的人精,可惜,不过四五年,一次

    任务中受的伤,让他不得不离开这支队伍,转业到了地方,成为公安队伍里一个

    不上不下的大队长,这一年,他二十九。

    肖狸奴和石楠生是介绍认识的,少女情怀总是诗,魁梧挺拔兵哥哥出身的石

    楠生虽然让她觉得神秘有意思,但是寡言沉默的木头也真心不讨妹子欢喜。相比

    较而言,不管是小女孩还是大女孩,都更喜欢风趣会哄人的男人。

    可是,石楠生有无比强大的后援团,前战友们把他处对象的事当成作战任务,

    制定作战计划,上五代下三代的分析肖教授家里所有人。一有空闲就包揽肖家所

    有家务活,成功攻下肖妈妈这座战略高地以后,政委鼓动他,到肖家别处心裁的

    求婚,珍而重之的送给肖教授一包盐,送给肖妈妈一串水头极足的翡翠小鱼,这

    叫聘小猫。这个花活彻底讨好了肖教授,石楠生成功当上肖家准女婿。

    肖教授说,女孩子安安稳稳的比什么都强肖妈妈说,闺女,楠生这孩子眼

    里随活又知道心疼人,错不了肖狸奴虽然恨自己就值一包盐,可还是无可不无

    可的嫁给了石楠生。

    结了婚小两口住到一起,大多时候,是肖狸奴叽叽喳喳的说,石楠生嗯,啊

    点头说是,除了是就是好。他是真不会说话,更不会说甜言蜜语,就算队友们给

    支了招,打成册子,也背的滚瓜烂熟,可等张嘴的时候,还是说不出来,有时候,

    看着肖狸奴眼睛里的幽怨,他直想抽自己,可惜,巴掌抽是抽了,话还是说不出

    来。

    爱说不出口,那就只能做,天一黑,就拉着肖狸奴滚床单,翻来翻去的做,

    却只有一个姿势,多的他不会,也不知道。

    肖狸奴在幼儿园的女老师堆里,不是最漂亮的,可是绝对是让人眼前一亮的。

    大部分老师都是孩他妈,数她年纪最小。大眼睛,尖下巴颏,娇小玲珑,小

    猫崽子似的,谁见了都喜欢她,更喜欢逗她,黄的,荤的,带点颜色的小话儿总

    是能把肖狸奴弄红了脸,没办法,谁让她是刚结婚的小媳妇,又没学会厚脸皮呢

    闺蜜们一处玩耍,私底下也会交流闺房心得,听着人家一样又一样的花样,

    一种又一种的玩法,脸红心跳之余,不是不怅然的,怎么轮到自己就遇到一块木

    头,几次三番想换个样,到底害臊,张不开嘴,心里头却更怨石楠生。

    石楠生有了自己的小家,家里有了牵肠挂肚的小妻子,别提多高兴了。一门

    心思的让肖狸奴过好日子,大队长的工资津贴加一起,还不够肖狸奴一个包的钱。

    他是个要强的男人,默默的拿出这些年所有的积蓄,在战友的一个公司入了

    股。

    石楠生不会说话,可是会喝酒,越喝眼睛越亮,越喝越清醒,这个长处被战

    友充分利用,只要下了班,一有应酬就拉着他。灯红酒绿声色犬马,纸醉金迷衣

    香鬓影,他竟然也从不尴不尬到慢慢适应,偶尔也能说几句场面上的话,经的多

    了,见的多了,才知道,原来男女之间还有那么多戏法。

    石楠生的应酬多了,肖狸奴独守空房的时间就多了。

    没人陪的时间就上网看小说,四处乱逛,有次不知怎的就看到了一本高辣的

    h书,看的心惊肉跳,叉去了又打开,打开又叉去,到底脸红红的看完了,一晚

    上胡思乱想,想着想着把石楠生带入到男主角的位置,叹口气,洗洗睡了。

    辣辣的h文看得多了,被书友弄进一个专门交流h文的小群。群里的妹子都

    是狼,一个比一个流氓,百合,搞基,乱伦,人兽,冰恋,s,就没有她们不

    兴致勃勃交流的,肖狸奴是个小菜鸟,继续心惊肉跳。

    被推荐了各种网站,继续点开叉叉,叉叉点开的脸红之旅,肖狸奴无形的完

    成了量变到质变的积累。直到有一天,她从肖教授家吃完晚饭出来,被发小从后

    面大声叫,「小狸奴,小狸奴,喵 」,不是愤怒不是生气而是涨红了脸羞涩的

    想歪,大事不妙

    石楠生带着一身酒气回家,到家已经两点半了,悄无声息的开了门,换了鞋

    子。

    卧室没人,书房的门留着一道窄窄的缝,有浅黄色的光钻出来一点,门里面

    有着细细碎碎的声音,他侧耳听了听,然后又悄无声息的走过去,今天回来的早,

    想必能给妻子一个惊喜。

    他就势将她的短裙推高到腰上,露出她没穿内裤的赤裸臀部,「再张大点,

    让我看」他低哼一声,大手滑上她美丽的长腿,「好美姐,你好漂亮哦

    」她仰下身去,无力的娇吟着让他将她的大腿推到最大角度。

    那女人最美丽的幽谷完全展现在男人面前,嫣红的花瓣无法像往常一样紧闭,

    而是被一根男人粗大音茎的模型给撑得开开的,巨大的茎身全部埋在那颤抖的小

    穴内,只有握手似的柄流露在外,方便人操作。「那么舒服么是按照

    我的尺码做的呢,姐,你喜不喜欢这个礼物」他仔细的观察着那花瓣的细细娇

    颤,慢慢勾起流得她满腿根都是的哎液,再握住音茎的把柄轻轻一个旋转。」

    噢」她激烈的挺起腰,「朗」染成绯红的身子立刻颤抖起来。」

    告诉我,喜不喜欢,姐姐」他低声诱惑着,一只手握着那把柄缓慢旋转,

    另一只手温柔捏弄着花瓣前坚挺的小花核。她哆嗦起来,嘤咛得妖媚,

    「喜欢恩好喜欢朗」细腰忍不住一阵扭动,配合着他转动的角

    度,「噢好棒」他微笑,忽然握住把柄的手猛然往里一撞。

    她尖叫,全身都哆嗦起来,「就是那样朗」

    啪的一下,合上电脑,屏幕上的文字却变化成一幅幅激情四射的画面出现在

    脑海里,动起来,勾引的肖狸奴口干舌燥,心跳的快快的,不由自主地夹紧双腿,

    腿间的潮润让她羞囧,可是控制不住的越来越湿润。

    家里面静悄悄的,老公不知道什么时候才会回来。其实回不回来又怎么样呢,

    不回来还好一些

    唉,想到应付差事一样的性爱,毫无变化,更谈不上技巧,忍受漫长的抽插

    活塞运动,还要假装快乐和满足,这一切的一切,都让她觉得失望,不甘。

    抱住膝盖,团在大大的椅子里,脑子里又出现文字描写中,那些惊心动魄的,

    那些粗糙的,羞虐的,甚至让人害怕的字眼,那一样样想也想不到花样,不知道

    怎么回事,看到那些羞耻的故事,竟然让她觉得无比的兴奋。

    犹如被打开了潘多拉的盒子,她忍不住的重新打开电脑。看着看着,终于忍

    不住,试探的握住胸乳,潮湿的掌心贴上去的瞬间,小小的奶头翘了起来,她用

    拇指和食指重重的捏了一下它,美妙的快感让她忍不住的呻吟起来。

    幻想着自己成为书里面那些女主角,被羞耻的玩弄着。

    肖狸奴低头看着雪白柔软的乳房被捏成各种形状,然后把双腿搭在扶手上,

    大大的打开,露出湿乎乎的小穴,指头碰到阴唇的瞬间,就被卷了进去。

    你怎么这么淫荡啊,你是个坏女孩,肖狸奴她在心里摇头,一边不肯承认,

    一边加快手指抽插的速度,咕叽咕叽的水声听起来羞极了。

    呀,就是那里,好快乐,指头勾过一个粗糙的点,快感攀升了好几度,太过

    快慰让她忍不住迸出泪来,指节蜷起,重重的用指腹戳着那个点,眼前忽白忽黑,

    临近高潮的时候,忽然乜到一个高大的身影倚在门口,不知看了多久。

    无尽的恐惧与无上的快乐一起来临,蜜穴咬着手指绞成一团,汹涌的喷淋,

    她的身体从外到里的抽搐,眼前一黑,晕了过去。

    石楠生从来没有想过自己会有不知所措的一天,早一点回家想给爱妻一个惊

    喜,却被她狠狠地给了一个惊吓。

    看到自己妻子自渎,尤其是一直以为乖巧羞涩的女孩,用一种可以说是浪荡

    的模样自渎,这种震撼让他全身冒汗,比负重跑了五十公里出的汗都要多。

    刚才的情形让他大脑一片空白,身体却比理智先做出回应,腿间的兄弟愤然

    昂怒,烙铁似的杵着,想要厮杀屠戮。

    他一步一步的走到椅子旁,忍着绷紧的涨疼,单膝跪下,看着高大的椅子里

    瘫软的小女人。

    高潮后的红晕,从雪腮一路蔓延,直到半露的胸脯上,鹅黄色的睡裙早就掀

    落到了大腿根,一半被裹压在白生生的嫩臀下头,另一半被白白的浆水染得星星

    点点。凌乱不堪的腿间,红嫩的娇花还在颤抖,似乎还没过劲,往外潺潺的涌着

    水儿。

    这个模样的小妻子是他从来没有看到过的,也是想都没想过会看到的。理智

    回来以后浮现出的第一个念头是,原来她真正的快活是这个样子,第二个念头是,

    原来她一直都不是真正的快活。

    这样想,让他伤心,愤怒,既有自尊心受创的打击,又有不知所措的困惑,

    恨不能凭空出现一个沙袋,让他狠狠地发泄一顿,最后,却是小心翼翼的把她抱

    起来,抱在怀里。

    这个时候,石楠生看到了电脑屏幕,很显然,之前妻子就是在玩电脑,很快,

    屏幕上的文字吸引住了他的视线,他点起鼠标看了下去。

    石楠生说不清楚心里面的滋味,一个个浏览页面把他二十几年形成的朴素的

    世界观冲击的支离破碎。有气愤吗有的有不解吗有的有心痛吗有的

    有懊悔吗有的有兴奋吗该死的一直消不下的肿胀告诉他,也有的

    原来她喜欢这样子的

    头脑简单的兵哥哥有一个好处,想不明白的事就不想。于是,这样子好不好

    对不对这么高难度的问题很快被跳了过去,直接过渡到行不行

    想想看到的那些乱七八糟的东西,他古铜色的脸都有点害臊的发红,这丫头

    口味真是,自己也不知能不能做到不管怎么样,尝试满足妻子,是好老公

    应该做的。